北河以北

《纪德文集》读书笔记

文/宋春林

城市上空漂浮着被塔尖撕裂的云雾。

穆安津如夜莺一样在晨曦中互相应答。

不管你有多美,夫人,你不如我们的生命美丽。而我们的勇气,未来,在我面前像星星一样善良。

马尾藻海,泪水般的晨曦;灰色的海水上忧郁的光亮。

天空如蓝色的深渊。

我们不再渴望回去重睹有更多鲜花开放的土地,这不过是毫不奇怪的过去,人们不能重返生命。如果我们一开始就知道我们前来看到的,不过如此,我们可能不会上路。所以我们感谢上帝为我们掩盖了目的,而且把目的推得这么远,以致于为抵达目的而作的努力本身已经带给我们某种快乐,唯一可靠的快乐,我们感谢上帝,因为如此巨大的痛苦让我们希望一个如此辉煌的终结。

我们本想再编造几个脆弱的,更加虔诚的希望,在满足了我们的骄傲,到完成命运不在取决于我们自身之后,我们现在等待我们周围的事物变得对我们忠诚一点。 我们再次跪下,我们在黑色的水面上寻找天空的反光。我梦想的天空。 我们度过了一生,却没有见到生活。

以上摘自安德烈·纪德《乌连之旅》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们为了对生活感兴趣,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上帝到处都在,无处不在,就是无法寻觅,于是便随意下跪了。

重要的是你看了,而不是你所看到的事物。

你像夏日的黎明一样绚丽。 幸福每时每刻都会像路边的乞丐一样出现在你面前。 我们伟大的心灵因无所事事而苦涩。

纳塔奈尔,与其安常处顺,莫如悲怆地生活。除了死后的长眠,我不希求别的安息。我希望,把在这尘世间心里所抱的期待统统表达了之后,就心满意足地,别无所求地死去。

荒原上,浓郁的野花香味,几乎不堪忍受。 桅樯林立的海湾,波涛轻拍的岸边的温煦。 而在那里,美味的食物正等待我们饥肠辘辘。 人生只有一个春天,追忆某次欢乐,不等于幸福即将再次降临。

那不勒斯。一家面朝大海和太阳的小理发店。烈日炎炎的码头。挑帘而入,听凭摆布。要理很长时间吗?怡然自得。鬓角渗出汗珠。肥皂沫子在两腮微微颤动。刮了胡子再修脸,用一把更快的剃刀,现在又加上一小块温水泡透的海绵,揉一揉皮肤,提起嘴唇,细剃细修。然后用一种淡淡的香水,擦一擦剃刀留下的灼痛,再抹一点香脂,使灼痛感进一步消除。我还是懒得动弹,便干脆让他理发。

苍凉的大海。万象迁流嬗变。

突尼斯城: 在一片碧蓝中,只有一叶孤帆是白色的。还有它映在水里的深色倒影。

夜。戒指在黑暗中熠熠闪光。月下徜徉。思绪不同于白昼。惨月照孤寂,鬼魂游荒冢。赤足踏在青石板上。 我像一块多孔的糖,正在融化。

列车在黑夜里飞驰,早晨它披了一身朝露。

在经历了令人沮丧的漂流,浪迹四海之后,是否会到达温馨的港口,让我的灵魂在那里最终得到歇息,站在坚固的堤岸转动的灯塔旁边,回首眺望大海?

我惊恐地领悟到时间的狭隘性,领悟到时间只有一维。我本来希望时间是一条宽阔的跑道,我的各种欲望在这条跑道上奔跑时,必然会互相践踏。

漫步。

——平坦的荒野。

——悬崖。

——森林。

——冰凉的山溪。树荫下的小憩。闲聊。

——橙黄的蕨草。 原野上一棵孤零零的树,被锁在秋雨之中。 有笑的时刻,就有笑过的时刻。

有笑的时刻,自然接着就有回忆笑过的时刻。

挂在屋檐下的水果,反刍着阳光。

今夜月华皎皎。

生活对于我们曾经是 孤寂的,宛似瞬间的芬芳。

我希望这里的幸福, 有如荒冢上的繁花。

我们故事的特色就是没有任何鲜明的轮廓,它所涉及的时间太长,涉及我的一生,那是一出持续不断、隐而不见、秘密的、内容实在的戏剧。

以上摘自安德烈·纪德《大地食粮》

Comments

Racheeeel: 还是标题党,奔着纪德来的。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一个名字,单指中文。安德烈纪德。 个人偏爱窄门和食粮。 不知道是不是受堇年的影响,但最后一句话不是出自食粮哈。

宋春林: 可惜我当年那一套《纪德文集》还没有看完就不知所向……

发表于
分类 电影与书  标签 纪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