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贡嘎山印象

文/宋春林

山后面还是山,于曲径通幽处邂逅一片片绿色。

我们的汽车沿着蜿蜒的山路百转千回地爬升,沿途满眼都是各式各样拥挤的绿色——竹林的绿,阔叶林的绿,衫树林的绿,灌木的绿,草地的绿,从下至上没有重样的绿色。

此次出野外每天的任务是在不同海拔梯度的山地采样,原始森林里各种乔木灌木藤蔓错综复杂,地面上各种苔藓枯木落叶石头,穿行的过程步履维艰,前后左右绿色的网阻碍着前进的脚步。然而这对于我来讲并不是烦恼,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让我觉得仿佛又回到童年时在漫山遍野里游荡的感觉。

丛林中不时有猕猴嬉戏,我们吃饭的时候它们就会凑过来。但是这里的猴子并不如峨眉山的猴子那样娇纵蛮横,直接抢劫;这里的猴子,我们给,他们就吃,我们不给,他们就走。悠然自得随性,反正原始林里生活优渥。

森林里有溪水,遇到稍微平坦的地方还会汇成一滩清亮的池水,给深邃的森林增添一份柔美。偶尔会看到陡崖之上垂下一条白丝带,那是山泉对山脚的眷恋。

贡嘎山一带多雾,从山下往山上走的过程有时就像是从人间进入桃源仙境。雾特别浓的时候,前后左右皆是白茫茫一片,似在云海中漂流,又如陷入进退维谷迷茫困顿之境。大部分时候贡嘎山和她的小兄弟们都被隐藏的浓雾云海背后,充满神秘感。

然而,爬到高处,有时又会云霁天开,阳光明媚。高原的阳光最是洁净纯粹,不带一点杂质,照在身上热烈如火。天空或是一望无际的蓝色蓝到滴水,或是形状各异的白云千变万化。看着那些蓝天白云雪山,滚滚红尘里所有的烦恼都不再是烦恼。

这时最美的就是那往日隐藏在云雾里的雪山了,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洁白、明亮、无暇,美到圣洁。此时此刻,你才懂得了字典里的雄伟壮观这些词的深意。看到那巍峨俊秀的雪山,你忍不住产生了登顶的欲望,想去看看那上面有什么,想去那上面看看这世界有什么。这种欲望的产生像是人类的本能,夹杂着全心的敬畏之情。

坐索道往上,会看到贡嘎山主峰之下的大冰瀑布。壮观如尼亚加拉瀑布,虽然较宽但落差不过几十米;世界上落差最大的水瀑布安赫尔瀑布,落差虽然有900多米但它的宽度却只有100多米。而这里的冰瀑布,落差和宽度都达到了一千多米,不可谓不壮观!时不时有轰隆的雪崩声音传来,人心悸动。海螺沟冰川正是大冰瀑布上源源不断的冰源输送才得以形成。

林线以上雪线以下尽管生态环境恶劣,依然有很多灌木和草类植物生存。高山杜鹃一片片低矮地簇拥在一起,抱团取暖;不知名的野花大片绽放,用高贵优雅的姿态俯视山下的高大乔木,俯视众生。

高原上天气多变,前一刻还是阳光强烈蓝天白云,后一刻便云锁苍穹寒风吹,萧萧冷雨从天坠。 从高处远望,同样的一片天空竟会一半乌云一半晴朗。 曾有一次,在三千多米海拔的时候看到阳光强烈蓝天温柔,于是兴冲冲没带雨衣穿了个衬衫就上山。结果爬到四千多米的时候,起雾起风然后雨下不停,明明是盛夏的季节,却感受到临冬的寒雨,几个小时的冷雨淋的我直哆嗦那真叫一个透心凉。从此以后无论山下天气多么好,也不敢不带雨具和外套上山。

最喜欢每天工作完下山的时候。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可以体验到雨天,阴天,晴天的不同天气变化;亦可感受不同季节的体验——最高处的雪山冰川是冬天,高山草甸和灌丛总是风雨凄凄,算是秋天吧,再往下是冷衫云杉和杜鹃,凉风习习是春天,山下阔叶林葳蕤茂盛则是夏天。所以工作一天便是一个四季的轮回,那种体验特别有趣。

夏天正是贡嘎山雨季最盛的时候,暴雨下起来似千军万马奔向大地,磅礴汹涌。很多个夜晚,我在雨声中入睡,早晨又从雨声中醒来。雨为山中树木花草提供了水分,对这里生活的人们却并非福祉。这里山体坡降大,即便植被丰富,过多的降水还是经常带来滑坡、塌方和泥石流。我在这里工作的这段时间,上山的公路就数次中断。不过当地人对这样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年年如此,他们已经学会了豁达。

随便贴几张图:

发表于
分类 行万里路  标签 贡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