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我的朋友王老囧

文/宋春林

我的朋友王磊之,是一个特别囧的人,所以大家都叫他王老囧。关于老囧这个名字的来历,至今仍然是最大的一个迷,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老囧这个名字在我们寝室乃至我们班都深入人心。班上几乎人人都叫他老囧,或者萌一点的叫囧囧(念jiǒng jiong),叫王磊之反而有点不习惯。

多年以前,囧是网络上的一个流行词,意思是尴尬、窘迫、无奈,但是王老囧的囧在含义上要比网络上的囧丰富得多。王老囧的囧,是浑然天成的幽默搞笑,是对生活无心插柳的善意调侃,也是我们寝室欢乐不断的源泉之一。

我很幸运,大学最后两年成为了王老囧的室友兼上铺,因此才能够身临其境地体会到他的囧。大学几年里,王老囧凭着外囧内方、囧行合一、无所不囧、越囧越勇的精神,把他的囧融入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带给我们的无限的欢乐。

刚来望江校区的时候,王老囧就显示了他卓越的男儿囧色——丢饭卡,不断丢。作为一个囧人,丢饭卡的水平自然出类拔萃,于是,他一口气在一学期丢了六张饭卡。一学期六张啊亲,这是什么水平。从那一刻起,他的囧深入我心屹立不倒直到毕业以后大家各奔东西。也不知现在在南科院的他是否依旧。

我们寝室在四楼, 有时候我们会在阳台上看风景。他偶尔在阳台上无聊了喜欢对楼下的行人搞个恶作剧,比如——向楼下浇水。有一次他又看到楼下有人经过,于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自己刷牙杯子接了一杯水浇了下去。然后,由于用力过大,杯身囧囧地飞了出去,手中只剩下光溜溜的杯耳……

王老囧不仅在小事上囧,大事上也囧。大三下学期的时候,他和我一样决定要考研了,于是开始了漫长艰苦的复习时光。几个月过去了,初试也考完了,他有一天突然告诉我们:妈的,其实我的成绩是可以保送到我考的那个学校的。你说这得是有多囧。

这些事情只是他囧史上的冰山一角,还有他和拖鞋的故事,和小强的故事,买手机的故事,愚人节被申通骗的故事,坐公交的故事,点蚊香烧被子的故事……真是一身囧事罄竹难书。

王老囧作为帝吧资深读者,特别擅长黑人。任何小事都可以被他黑。比如我有一次在班上群里面发了个猴子的照片,他立刻说:这是宋春林的新女友。我感慨了一下说Just fighting,他翻译道:Just来一发。真是黑的我无语凝噎。

在整个北园二舍里,我们448寝室也许是最欢乐的寝室了,这主要要归功于王老囧。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能量,那就是把一件看似普通的事情做到很有趣。比如他曾经把我QQ空间所有的状态在宿舍朗读了一遍。众所周知我是一个状态党,大学期间发了600多条无聊的状态。那些只言片语从老囧同学口中念出来,立刻有了鲜活的生命,整个朗读的过程就像是在说相声一样。平常我们寝室聊天卧谈,在老囧的带领下总是搞笑段子不停欢声笑语不断,如今毕业了是真是怀念。

看到这里,如果你以为王老囧只是一个嘻嘻哈哈缺少内涵的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他也是一个外形帅气、才华横溢、聪明努力的人。

外形帅不帅,听我说一件事你就知道了。散伙饭上,大家都喝了点酒,班上最漂亮最强势的女生强烈要求亲他一下(注意两个以最字开头的形容词),其他男生真是羡慕嫉妒恨。但是作为一个比韩寒还帅的男人,他自然是不能随便被亲的,那女生苦苦哀求了半个小时才几乎以强暴的方式亲了他一口。这件事后来还被写进我们水文班的儿歌里:若不是帅到深处,又怎会被亲到夺路。

如果你听过王老囧唱歌,你就不会再认为他很囧了,因为他唱歌实在是太好听了,比周杰伦还周杰伦。而且更为可贵的是,老囧同学唱歌好听但不当麦霸,唱K的时候他会记住别人喜欢的歌然后点了请别人唱——真是德艺双馨的一个人。除了唱歌,王老囧还写得一首好毛笔字,据说他自幼就跟他同样有才华的老爹练习毛笔字,家里每年的对联就是他写的。这还不算完,王老囧还是一个哲学诗人。我们班毕业晚会的节目是诗朗诵,王老囧同学用了两小时就一挥而就了一首特好的诗,融趣味性和哲理性于一体,还把我们班每个人的名字包含了进去,实在是牛逼。后来我们班的节目获得了一致好评,他的诗不仅受到系主任的喜爱,还被学院院长表扬,真是牛逼惨了。

除了外形帅气才华横溢之外,王老囧还是一个聪明努力的人。虽然他由于囧错过了保研的机会,但是他是一个聪明又努力的人。考研的半年多,除了偶尔回寝室打个CS虐我们几把,几乎很少见到他。无论天寒地冻刮风下雨,他上自习雷打不动。为了学习,他甚至人机分离。后来,他仅用四个多月的时间就以一个异常高的分数考上了理想的院校,实在是让人佩服。

这就是我的朋友王老囧,一个囧到深处的人,一个秀外慧中的人,一个特别有趣的人。

Comments

代芙慧: 原来囧囧有这么多趣闻轶事,还是睡在上铺的兄弟了解得多。我曾经问过很多次“囧”的来历都没问出来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朋友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