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枕草子》读书笔记

文/宋春林

四季风光

春天的黎明很美。

逐渐发白的山头,天色微明。紫红的彩云变得纤细,长拖拖地横卧苍空。

夏季夜色迷人。

皓月当空时自不待言,即使黑夜,还有群萤乱飞,银光闪烁;就连夜雨,也颇有情趣。

秋光最是薄暮。

夕阳发出灿烂的光芒。当落日贴近山巅之时,恰是乌鸦归巢之刻,不禁为之动情。何况雁阵点点,越飞越小,很有意思。太阳下山了。更有风声与虫韵……

冬景尽在清晨。

大雪纷飞的日子不必说。每当严霜铺地,格外地白。即使不曾落霜,但严冬难耐,也要匆忙笼起炭火。人们捧着火盆,穿过走廊,那情景与季节倒也和谐。一到白昼,阳气逐渐上升,地炉与火盆里的 炭火大多化为灰烬。糟糕。  

难得的事

难得的事:

丈人夸女婿。

婆母疼爱媳妇。

善于拔毛的银镊子。

不说主人坏话的仆人。

毫无缺点与不是,容貌、形体、风度都很优秀,和平常人夹杂在一起行路时,挑不出半点毛病。

住在一起,彼此客客气气,称赞对方是杰出人才,却终于不见面了。这样的人委实罕见。

抄写物语、歌集时,不让原书沾上墨。漂亮的书本,再怎么十分小心地抄写,似乎也一定会弄脏的。

不论男人和女人、法师与僧徒,即使山盟海誓,相亲相爱,但能好到最后的颇为罕见。  

可爱的事

可爱的事:

画在田瓜上的幼儿的脸。

学老鼠吱吱叫的声音,一声呼唤,那家雀便蹦蹦跳跳起来,并且,如果给家雀系住一条绳,老家雀便叼着昆虫喂进它的嘴里,非常可爱。

两岁上下的幼儿急爬过来的路上,一眼发现有个小小的尘芥,用非常可爱的小手指抓住,拿给大人看,极其可爱。

剪刘海发的幼女,头发蒙住眼睛也并不拂去,歪着头看东西,那模样十分讨人喜欢。

双肩挎着背带的幼女,腰部以上给人的印象又白又美,看着真可爱。

一眼看去很漂亮的幼儿,刚抱起来亲一下,他就紧贴怀里熟睡了,好可爱。

偶人。

从池水中拾取浮在水面的极小的荷叶观赏。

小小的葵叶很可爱。任何东西,小的都很美。

两岁左右的大胖孩,肤色洁白,很可爱,而且身穿二蓝的绫罗,长长的衣裳靠背带挽住袖子爬了出来,十分可爱。

八、九、十岁的小男孩,童声童气地朗读汉籍诗文的声音,真是异常动听。

鸭蛋篓。

石竹花。  

雪夜逸兴

积雪并不厚;只是薄薄下了一层,非常有趣。

还有,大雪下得很厚的黄昏,在靠近屋门处,三两位志趣相投的人围着火盆谈话。天色已暗,室内并不掌灯,只借周围白亮亮的雪光,用火筷胡乱地拨弄着炭灰,交谈一些伤情或有趣的故事,非常富于情趣。

正在想:黄昏早已逝去了吧?忽听履声渐近。觉得奇怪,便向门外望去。常常在这种时候,突然闪现出意想不到的人。

以上摘自清少纳言《枕草子》

发表于
分类 电影与书  标签 阅读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