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小学旧事

文/宋春林

我的小学是在陕南的一个农村上的,有两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第一件事发生在小学二年级。我记得那时候农村有一种小虫子,它总是在墙角钻出锥形的小窝。好奇的我心想,是不是有锥形小窝的地方这种虫子就能生长。于是我用削铅笔的小刀,经常课间的时候在教室后面的墙上钻这种小孔,看会不会引来那种小虫子安家。还有另外一个小伙伴和我一起干这件事,他是纯属娱乐。有一天班会结束,班主任发现了墙上的锥形小洞,问大家谁干的。好多同学立即说了我和那个小伙伴的名字。然后班主任冷冷地说了一句:放学到我办公室来。

那可能是我小学时代最漫长的一个下午了。到了这位班主任的办公室,老师问我们为什么在墙上钻孔。我本来想说是给小虫安家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小时候是沉默的小孩。然后老师见我们不说话,就开始了对我们的惩罚,让我们跪在他屋子的角落里。看到这里你可能会很惊讶,其实我们那个时候老师体罚学生很正常,扇耳光打手心都是常有的事,家长把我们送到学校的时候也对老师说:给我狠狠地打,打到成才!让我们跪就跪吧,当时我心里挺怕的。放学这么久不回家,我妈肯定会知道我被老师留下了。过了好久,老师才放我们回家,走之前还让我们自己解决问题复原墙壁。回家我妈板着脸,她从邻居的小伙伴口中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那天夜里我做梦都是去买水泥糊墙壁。

第二件事发生在五年级的时候。此时已经换了个班主任。有一次忘记什么原因,班上一个男生骂了另外一个女生几句。当时我在场,就逞英雄:你一个男生,骂女生算什么本事!然后这个同学推了我一把:多管闲事!要不是旁边同学拉住,估计我们要打起来。事情很快被班主任知道,他把我们叫到办公室,问怎么回事。我如实回答,但是那个同学居然抵赖。老师说:两个人打架双方都有责任。我以为要被叫家长了,老师又说:我去教室问问情况。过了一会老师回来,脸上带着怒色,当着我的面扇了那个同学一耳光。然后对我说:你没事了,回教室。当时我心里特别解气,有一种正义终于战胜邪恶的快感。不过随后心里又有点愧疚:他并没有打我,只是推了我一下就吃了一个耳光,平时还是同学要经常见,他会不会怨恨我呢。

过去这么多年,我还记得这两件事。第一个老师或许恶劣,当时也让我觉得很恐怖,但是还好没有给我造成心理阴影。只是我钻墙壁的原因所有人都不知道,就算他们知道,也不会觉得那是童话,而是荒唐。第二个老师最早给了我“邪不压正”和实证调查的启蒙,他算是一个好老师吧。

Comments

FROYO: 邪不压正

353675806: 这么写,会不会太纯真了一点啊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