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遥远的校园民谣

文/宋春林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校园民谣了。

大概05年和06年前后,是我听校园民谣最多的时期。那时我初中毕业上高中。或许难以置信,但是我接触校园民谣确实就是在那几年。那会大家听周杰伦,听林俊杰,听SHE,而我则迷恋10年前流行过后又淡出的校园民谣。也许是因为农村的闭塞,在流行事物的到来上总是滞后于城市甚至整个社会;也许是因为我那时刚好处在潮湿的青春期,那些唱着纯真年代的校园民谣契合了我当时的心情。

省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买了个MP3,彼时磁带和单放机的时代才刚刚过去。去网吧,在百度MP3上下载歌。由于MP3容量有限,为了装下最多数量的歌曲,我专门下载单首歌曲体积比较小的wma格式。对于音质我没有感觉也没有要求,不知道什么是有损和无损,有歌听就很满足了。事实上我那时认为MP3放出来的效果比磁带要好,在乡村上初中的时候,盗版的磁带有时会有杂音,MP3则不会有。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那时大量下载盗版歌曲竟然没有任何负罪感。曾经提供盗版音乐的百度MP3变成了如今正版的百度音乐,这点令人欣慰。

说起校园民谣,自然离不开大学校园。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大学校园还是非常单纯和宁静的,一个男生要是会写点小诗,会弹吉他会唱歌,那是非常时髦和受女生欢迎的。所以那时候就有一种写歌、唱歌的风潮,大学校园里优秀的原创音乐不断涌现。最近看了一些视频,连高晓松也坦言,最初玩音乐就是为了吸引女生。而现在的大学女生喜欢的是学霸土豪高帅富,所以已经很难看到写诗唱歌弹吉他的男生了,难怪韩寒说:男人改变世界,女人改变男人的世界观。当然校园民谣的没落并不是因为女人的口味随时代的变化,而是另有原因。

纵观所有的校园民谣歌曲,主题无非是青春、爱情、梦想诸如此类,它最初兴起是填补了之前的空白,因为那之前从来没有过类似的音乐。而它的淡出也是一种必然,在特定的年代兴起又落幕,然后成为记忆里的经典,这就是校园民谣的使命。如果校园民谣到今天还在流行,那才真叫单调、矫情。唯有逝去,才可能成为经典。

在校园民谣的时代,高晓松和老狼是杰出的代表。最初我只知道唱歌的老狼,却不知道写词作曲的高晓松。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忽略了高晓松的存在,直到他因为酒驾被捕,才慢慢开始了解他。去年夏天,我买了高晓松的一本书,叫《如丧》,了解多了起来开始喜欢这个清华才子。也是因为这本书,才知道《白衣飘飘的年代》这首歌是为了纪念我很喜欢的诗人顾城,而不仅仅是对青春的怀念。读了王小波之后,我把「有趣」看作人应有的最重要的品质之一。听高晓松的脱口秀,读他的经历和诗文,就会觉得他真就是一个有趣的人。

老狼则一直比较低调,网上能找到的东西不多。最近看了王小峰的一篇写老狼的博文,才知道他喜欢旅行,全世界跑,去了很多地方;也酷爱读书,是个温和而沉稳的人。神秘的老狼在我心中总算是有个轮廓了。老狼现在的妻子就是他中学的初恋女友,谈了很多年恋爱然后结婚了。昨天看一个节目,老狼和高晓松同坐一桌,主持人问高晓松眼中的老狼是什么样。高晓松答,幸亏有了老狼,他们这帮人才知道自己是从哪来的,因为老狼一直都没有变,老婆就是初恋一直到今天,他做到了大多数人没有做到的,不被生活所改变。这样的老狼,我喜欢。

青春总会逝去,人总要成长。校园民谣在属于它的年代里风光过,这就够了。现在的年轻人不再听校园民谣了,没有关系,他们有属于他们的音乐。

况且,即便经过了十年,那些曾经的校园民谣依旧打动了我;即便经过了二十年,那些校园民谣依然在我心中留存。

最后来一张图和六首歌。图中的高晓松,有力地证明了「岁月是把杀猪刀」这一真理;六首歌,是我以前非常喜欢的校园民谣。

Comments

王磊之: 想起叶蓓老狼朴树那三个人,一个白衣飘飘的年代,一个恋恋风尘,一个我去2000年。

王磊之: 这些歌我都是之后才听的,《白衣飘飘》是最近才听的。其他两手也都是高中才听……也是因为落后闭塞还有后知后觉吧。

宋春林: 嗯,我也挺喜欢朴树的,他的歌应该也可以归到校园民谣里。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