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我对生活艺术的追求

文/宋春林

多年来,我只是随意地生活着,得过且过。

但是过去的几年,在我学习了一些关于习惯、正念、简化和爱相关的东西之后,我开始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如今,我把生活看作是一种可以学习、享受、练习和掌握的艺术形式。当然,很少有人真正掌握生活的艺术,我不知道我是否会掌握,答案大概是否定的。

但我可以追求这门艺术。当别人做得很好的时候,我可以去欣赏。我可以通过实验、观察和内省来了解它。

我对生活艺术的追求才刚刚开始,但我觉得我应该和你们分享一下这种追求的过程。

开始

一个智慧的人曾经说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对于我来讲,这第一步非常简单:承认自己不懂。

学习一开始就清​​空你的杯,惟其如此,你才能用你的发现来装满它。

清空,意味着摆脱预设的束缚。

我不知道是什么生活的艺术,但我很好奇。

所以方法就是用一只开放的手,保持好奇并发掘出答案。

像一只光着的脚,被赤裸裸地暴露在生活和噪杂中。

它事关清晰的洞察。正念转身看到现实的真面目,却并不尝试粉饰或者说让其符合自己的预想。

清晰的洞察,一无所有,张开双手,对未知保持好奇。 这是目前为止我发现的方法。

出现

有了清晰的洞察,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我(和其他人)活得艰难,为什么我们压力重重、怒气难平,并且需要的越来越多。

现在,我可以开始把生活的艺术运用于我的每一天。

这是我练习的一些方法,尽管不完美:

  • 同理心,而不是愤怒或沮丧。我发现别人的痛苦,并对他们敞开心扉。 这包括对自己的同理心。
  • 感恩。生活中充满了奇迹,在我身边的人也是如此。 我尝试对这些奇迹保持开放的心态,并感激而不是抱怨它的存在。
  • 喜惧相生(Joyfear)。快乐让人感觉很好,但生命中强大的瞬间往往是喜惧相生,混合着高兴与惶恐。这个时刻,我们要把握机会并试着跳出那个让我们舒服的空间,激发自己面对可能出现的失败。现在,我拥抱而不是逃避这样的瞬间。
  • 直面不适与疑惑。当我们逃避不适的时候,我们就被限制在舒适区,从而不可能学到新的东西,也不可能有新的建树。当我们逃避疑惑,我们就会固步自封。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点点、一步步有意识地练习获得直面不适和疑惑的能力。
  • 保持状态,即使在很难的时候。这是最困难的部分了。“保持状态”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可以做这样的尝试:睁开眼,静坐一分钟,专心致志地留意眼前的景象和周围的声音。如果你没有分心,那要么你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正念修行者,要么你没有注意到你的分心。
  • 人情就是一切(Relationships are everything)。得到我们想要的,以自己的方式拥有一切,控制权,一贯正确……这些事情与人情相比都无关紧要。 想象一下,当你80岁躺在临终的病榻上,没有人关心你、没有人爱你,你还会觉得你的一贯正确和控制权让你幸福吗?要把人情放在第一位。
  • 不要抱着一种期望和判断。期待和判断让我远离拥有带来的乐趣,远离我生命中其他人的简单存在带来的乐趣。 我尝试注意到这些期望和判断,并试着不那么在意他们,甚至完全忽略它们。
  • 放手。生活的艺术就在于这两个字:放手。把预设的判断和期待丢掉;把希望的正确和控制欲丢掉;不再逃避不适和疑惑;不再害怕失败和无聊;不再与他人比较;不再三心两意;不再愤怒和抱怨。当我意识到我身上有这些的时候,放手。让我内心的注意力慢慢离开这任何一样,然后彻底放手。一次又一次,放手。

所以生活的艺术是一种练习,不会结束也不会有人精通,是不断地放下,拿起,然后再放下,接着坠入谷底,并无需自我鞭笞就能重新站起来。

生活的艺术,就是重来的艺术。

译自:My Pursuit of the Art of Living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生活  成长  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