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当你开始怀疑自己和失去动力时

文/宋春林

今天早晨,我不想做任何事。这种感觉来自前几天辛苦工作带来的过度疲劳和昨晚的失眠。

在这个早晨,我无法做任何重要的事情,这种情况对我来讲是非常少见的。我只是感觉有点不爽。我开始怀疑自己,想知道我所做的事情是否值得。

我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如何解脱。我是否应该仅仅忘记今天?我是否应该放弃我所做的事情,因为我做的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 这绝对是我正在考虑的。但我知道,这种轻微的抑郁感是暂时的,所以我想到了可能的解决方法。有的方法还真的起作用了——精神上小的变化,可以真的对实际行动起作用。

不再过度自我中心。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把自己放在宇宙中心的倾向,凡事都从它如何影响我们的视角来看。但这会带来各种负面的影响,从事情并不如我们所想时的沮丧,到发现自己不完美时的自我怀疑。所以,与其过多的关注自己,不如去想想其他人,看看自己能否帮到他们。从小处入手帮助他人让我不再有自我为中心的想法,继而不再沉溺于自怜——我开始考虑别人的需要。我不再怀疑自己了,因为我自己好或不好已经不是核心问题了。核心问题是,别人需要什么。因而,多为别人考虑而不是自己有助于停止自我怀疑和自怜。

看轻自己的身份。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幅关于自己是什么样的自画像。当自我形象遭到威胁的时候,我们会极力维护。人们质疑我们的工作是否优秀,这威胁到我们自认为能干的形象——所以我们在被批评的时候会生气或感觉很受伤。有些人指责你说谎,这威胁到你自认为是好人的形象,所以你会愤怒甚至攻击别人。我认为自己的形象是一个积极的人、高效的人、有思想的人等诸如此类……这是我今天上午得出的。当我低效的时候,我会觉得异常失落,因为这让我开始担心我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我的解决办法是,认识到自己并非一成不变。我并不总是高效的——有时候高效,但有时候我也会懒惰。我也不总是积极的人——有时候我是,但是有时候我什么都不想干。我也不总是一个有想法的人。我可以有多种可能,所以我的自我身份认同不再那么脆弱,多了一分肯定。当有人认为我做得不够好时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并不总是做得非常好。我会犯错,我不完美。这种想法完全没有问题。

今天最重要。我活在世上的日子就那么多。我不知道具体还有多少天,但是我明白这天数是非常有限的。我认为有限人生的每一天都是一个礼物,一个祝福,一个奇迹。而挥霍这个奇迹是一种犯罪行为,是一种对自己所得的忘恩,这很可怕。所以我今天早上提醒自己:今天最重要,我应该在今天有所作为。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拼命工作,打字打到磨出手茧,而是我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有时候,停下来充实自己就是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这有助于你做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但是仅仅坐在那里自怜是没有帮助的,我领悟到这点,所以我起身行动。

努力行动起来。当你进退维谷的时候,行动起来会很难。这是2005年我无法改变自己任何习惯时的感受。当我认为自己不会成功、认为自己很可怕的时候,行动起来真的很难。但是一旦我踏出一小步的时候,一切开始柳暗花明了。这就是我今天早上所做的——迈出尽可能小的那一步。只是打开一份文档,列一个清单,换一个笔记本。这些都是小得微不足道而又容易实现的事情。正是这些事情让我看到下一步的可能,然后再下一步。

我依然觉得很累,所以我准备一会打一个盹。但是经过了这些步骤,我感觉好些了。

我知道你们有些人经常会有有同样的感觉,也许比你们肯承认的更为频繁。这没关系,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们不是机器,时刻充满能量、永不疲惫。我们是人,这意味着我们会动摇,会怀疑,会有痛感。

而这一切都会过去。

“自怜是我们最可怕的敌人,如果我们屈服于它,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将永远不能做出任何明智的事情。”——海伦·凯勒

译自:When You’re Feeling Self-Doubt & a Lack of Motivation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成长  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