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改论文

文/宋春林

新年的第一天,我在修改论文。

其实昨天我就收到了审稿意见,手机把邮件推送过来的时候我还在上课,点进去扫了一眼,第一感觉是:内容好多。于是加了星标就没怎么细看了。

今天仔细看了邮件,有两位审稿人的意见,第一位认为理论分析不够深入,方法不够新,对论文结构也不满意,看得我心里无比惭愧。我把这位审稿人的批注下载下来发现,他确实认真读过了我的文章,不仅是读过,还把它的五脏六腑盲肠肚脐眼都翻出来仔细看了看,所以才能详细地提出二十来条让我非常认可的修改意见,其中有好几条是让我觉得很棘手的问题。

比如,审稿人提出我在写国内外研究进展的时候,只是罗列了一些重要的研究方法及结果,但是没有深入评述其优缺点、适用范围。这点我赞同,以前没有意识到;再比如有一些水文上的事实,我认为是常识性的东西,所以就没有再文章里提及,但是审稿人就提出了要把它解释清楚。我这才意识到,即使是常识性的东西,只要构成了论证的要素,就必须阐释清楚以求论证的完整;背景介绍中我对研究区域特征的介绍,并没有列出参考文献和数据支撑。当时在写之前也是查了很多资料,潜意识里把这些东西也当作了常识,就直接用文字进行描述。但是读者对这些情况未必清楚,所以必须列出参考文献作为证据;还有一个硬伤是没有详细的区域地图。其实地图是有的,只是我对它的精度不满意所以就没有放上去,就直接给了研究区域的经纬度范围。这在地学类文章中是很不严谨的,仅仅给出经纬度范围是无法让人真正建立对研究区域的直观印象。以后写类似的研究论文,必须给出地图。

虽然意见让我很恼火,一想到就头大,但我心里面还是挺感谢这这位审稿人的,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意识到自己在写文章上存在的不严谨的地方。要是每位审稿人都像这位一样认真,那国内期刊的水平估计会上一个档次。

另一位审稿人的意见没有前一位那么激烈,说我的研究有一定新意和参考价值,提了不痛不痒几个问题“与作者探讨”,主要是在我的论文的基本框架下的加强和修补。最后说:论文思路较清晰,建议修改后录用。感觉这位审稿人比较“仁慈”,感情上我不排斥这样的审稿人,但是从理性的角度我也不欣赏这样的审稿人。

发表论文真是一件折腾人的事情——来来回回反复折腾,但这也是一件锻炼人的事情。我现在还是觉得,能投稿就投,审稿人大多是同行的学者、科研工作者,他们往往能给出非常中肯的意见,而很多期刊录用前不收审稿费,也就是说这些意见都是免费获得的,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我有三个月的时间来修改,作为一个没有拖延症的人,希望春节前可以结合两位审稿人的意见,尽量解决所有问题,完成一个自己比较满意的版本。虽然我已经忘了这是第几个版本了。

发表于
分类 学无止境  标签 论文  研究生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