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我所知道的 Tom

文/宋春林

一学期的英语​​写作课程结束了,之前写过一篇《听Tom讲英语写作》的文章总结了一部分课程内容,这篇博文想来聊聊Tom这个人。

再介绍一下Tom其人:60岁,来自夏威夷,1999年来到中国,担任《中国科学·生命科学》的英文编辑至今。曾在北大、北航和清华任教,现在在国科大外语系担任外籍教师。

记得第一次上完课,因为误会了关于点名的事情,我就给他发了个邮件,结果第二天碰巧在校园里遇到他,他老远就认出我,走过来跟我仔细解释事情原委。我惊讶他居然同时记住我的名字和长相。

Tom在课堂上一共表扬过我三次,只有最后那一次是因为我作业出色,另外两次都是表扬我用的纸张质量很好,囧。我喜欢用A4纸写作业,所以我买了最好的彩印A4纸,连打印的时候我都自带纸张,因为他们的纸,远没有我的好。后来我还主动跟Tom提出帮他买这样的A4纸,因为他说他很喜欢而不知道纸的牌子和型号。

单就一个老师而言,我觉得自我高中毕业以后,再也没有遇到Tom这么认真负责的老师了。由于多年接受的英语教育存在很多问题,所以即便是经过了大学,考上了研究生,我们多数人的学术英语写作能力还是很差,不知道怎样正确地表达,对英语词汇和短语的适用场合也没有感觉。即便是Tom在课堂上三番五次强调的东西,我们依然会犯错。但是Tom非常耐心细致,认真批改我们每个人的作业,展示一下我惨不忍睹的第一次作业:

作业上无论错误大小,他都一一标出。并且用不同的颜色标示:紫色代表严重错误,红色次之,绿色则是拼写或者时态错误。如果作业中出现不确定的东西,他会查资料,直到清楚为止。更重要的是,他不是对我一个人这样,而是对他带的四个班所有160个同学都这样,同班上课的同学每次作业发下来都是满篇彩色的标记;他也不是一次这样,而是整个学期的每次作业都这样。他完全把认真当作一种行事的准则。如今别说研究生老师,就是本科老师,对待教学恐怕也没有如此认真的。仅仅凭他的认真,就值得我们尊重。

很多时候,我都忘记了Tom的年纪,听他讲课的时候感觉他就和我们一样年轻,他永远不乏幽默甚至搞怪。除了幽默之外,我觉得他看上去年轻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热爱生活并且是一个终身学习者。他热爱摄影,假期里到处旅行,拍了很多照片。他用最新的苹果笔记本电脑,最近还跟我们吹嘘他买了那个苹果最贵的台式机(Mac Pro?)。他学汉语,随身带着文曲星,平时还喜欢练习书法。我们年轻人知道的东西,他都知道并且不仅限于知道的层面。时代在发展,而他总是catch up,因为他早已把学习当成了习惯。

他鼓励我们去努力成为一流的人,做事情必须认真,要达到非常高的水准。当我们这一级离开北京回到自己的研究所以后,还会有下一级的师弟师妹来听他的课,而他依然是那个认真、幽默的Tom。最后一节课结束的末尾,所有人,长久的鼓掌。他说的几句话,放在此处,留作纪念:

「我活这么多年认识到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你们要努力做你们自己。」

「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让自己快乐的方式。」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研究生  UC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