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一次争吵

文/宋春林

一次争吵

那天晚上回到家,叶鸣和于雁又吵了起来。这是他们这个月的第九次争吵,而这个月才过了一半。自从毕业后搬到这个小区就各种不顺:晾的衣服被风吹走,出租房热水器坏了三次,还有最近总是有一群富二代半夜在路上飙车,半夜吵得人无法入睡。每次吵完架,他们相互安慰的理由之一就是,他们之所以频繁吵架,是因为这些琐碎的事情影响了他们的情绪。他们坚信环境会影响人的状态。所以他们都相信,过段时间就会好。

这一次似乎和往日一样。他们太过于相爱以至于对一些小细节太在乎,很小的事情也会碰到对方的雷区。决定住在一起之前他们也明白彼此生活上需要磨合,所以每次吵架都以和平收场。这一次又似乎格外激烈。他们相互嘶吼着、咆哮着,就像冬天里骄傲冷峻的风,要把城市里的每一片树叶都刮走。于雁把刚买回来的西瓜摔得满地红的瓤黑的籽,叶鸣气不过,把桌子上那本《第二性》扔出窗外作为回应,那是以前他送给于雁的,扉页上写着:送给亲爱的于雁。本来他们是打算回到家窝在沙发吃西瓜看电影的,现在家中却如同洪水过境。于雁呜呜地轻声哭了起来,摔门而出。

外面的雨正下得淋漓,虽然是夏天,但雨水打在身上还是有些冷。其实于雁并不打算出去多久,她想出门透透气,顺便看看叶鸣会不会追出来。「他要是不出来我就和他分手,哼。」于雁这么想。她的脚步很快,就像叶鸣平时走路那样。刚约会那会,他们一起手拉手逛街的时候,于雁总免不了要提醒叶鸣:走慢点!走那么快干嘛。叶鸣憨憨地一笑:我养成习惯了嘛。现在他们的步调总算一致了,只要天气好,每天下午吃完晚饭他们都会去河边散步。那条两岸栽满柳树的小河是这个城市最温柔的地方。

他居然没有拦住我,也没有出来追我。想到这里,于雁忽然流下了一滴眼泪:他肯定是不爱我了。拐过了一个街角,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心里满是叶鸣的混蛋,混蛋的叶鸣。

其实叶鸣在于雁出去1分钟不到就拿着伞下楼了,这么大晚上的遇到坏人怎么办,就算吵得再凶,他心里还是在乎她的。他现在想的是,自己深爱的这个姑娘,怎么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她有时候温柔地像糖,有时候也会脾气暴躁如同任性小孩。恋爱之前叶鸣一直是个温和的人,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对于雁发火。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觉得很内疚,怎么可以对于雁发火呢。作为一个自诩理性的人,却在应该理性的时候用怒气来伤害自己爱的姑娘。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走出小区。

于雁身上的T恤湿了一大半,她有点后悔跑出来了,毕竟她一开始就不应该把火发在叶鸣身上。有时候她也会讨厌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叶鸣一直都是那种温柔的男生,现在居然也会发怒。或许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会相互影响,叶鸣被她传染了。

路边一阵轰鸣声,飘过了几辆造型奇特的四驱车,又是那群玩赛车的纨绔子弟。于雁在心里咒骂了几句。然后开始回忆起她和叶鸣相爱的点点滴滴。

刚开始恋爱的时候他们都小小翼翼的,彼此都是初恋,都用尽力气去爱。那时他们在同一个城市相隔30分钟地铁的两所大学读书,一般都是周末才见面,平时就相互写信。谁能相信,如今这个年代,手机和网络如此普及,他们还在用着这种最传统的方式交流。他们都喜欢用干净的A4纸写,写下的每一个字仿佛都会在纸上相爱。

那时叶鸣写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爱你,我只知道没有你,我会难过。要是哪天你不喜欢我了,我会祝福你,然后在原地等你。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永远。」

于雁也会写:「有你是我长这么大最美妙的事情。我以前不相信爱情,现在我相信你。我想和你狼狈为奸一百年,哈哈。」

毕业后他们都在这个城市找到了工作,虽然工作上有各种不顺,住在一起也偶尔会小打小闹,但是他们一如既往地确定自己爱对方。为了省钱,他们选择了很便宜的那种房子,当然条件也比较差。「亲爱的,以后我赚了钱给你买大房子。」叶鸣有一次抱着于雁这样说。「切,什么叫你给我买,好像我没能力买房子一样。」

有时吵完架,叶鸣会拉着于雁一本正经地说,「亲爱的,我们要好好分析一下这次吵架的原因,免得下次再吵。」于雁则回:「切,有什么好分析的,结论很简单:你是错的我是对的,哼。」有时候他们也会相互抱在一起说对不起。更多的时候,则是下班路上吵,回到家一个收拾屋子一个做饭。既然互相爱着,又有什么不能包容的呢。

叶鸣居然还不来!于雁有些生气了。我要和他分手!于雁擦了擦额头上的雨水,把头发往后拢了拢。

其实她也不是真想分手,虽然以前她也说过分手的话,但是那只是当时生气。每次说完,她也会后悔。叶鸣就从来没有跟她说过分手的话。她想起以前跟叶鸣说分手之后他讨好她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等我回去,你就等着好好讨好老娘吧。

于雁决定回去了,她开始有点想叶鸣了。

虽然我也有错,但是叶鸣这个混蛋半夜里放我一个人在外面,回去要好好教训他。于雁心里有些失望。但转念又想,也许他是在家里收拾屋子吧,她想起自己之前摔烂的西瓜,觉得有些可惜。

于雁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太任性了。以前她一生气,叶鸣就会道歉,她觉得叶鸣可爱她了,一直宠着她。都是他把我惯的,以后我也应该惯惯他,不然对他不公平。于雁想。

快走到小区的时候,于雁看到门口有些异样。一堆人簇拥成一圈,还有几辆赛车停在一边。

于雁下意识地冲了过去,疯狂地拉开人群。躺在人群中间的,是叶鸣。他的身体如同破碎的纸片,血散开了一大滩。

于雁浑身都开始发抖,血管里像是涌进了毒药,一下子瘫软在叶鸣的身旁。她试着抱起他,却怎么也抱不起来。

你说过永远爱我的,你这个混蛋,快给我醒来!

你说过要给我买大房子的,你这个骗子!

我再也不和你吵架了,你醒来好不好……

……

雨还在下着,叶鸣一直都没有回答于雁。

Comments

王磊之: 总觉得有点熟悉,除了那个隔的不是30分钟的地铁。 原野上的树是注定孤独的象征么

宋春林: 不是啊,他们的爱情像一棵树。

Jingyan: 唔……我能不能我觉得说还是你之前跟杨菲一起续写的那个剧情好?另外……以我的水平也就只能帮你挑挑错别字了……一会儿于燕一会儿于雁有点儿影响氛围啊~~

宋春林: 哎,写残了,谢谢指出……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虚构  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