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写作的可能

文/宋春林

在开这个博客之初,我对自己的期待就是只要能写出文从字顺、逻辑清晰的论说文就可以了。后来我有一天突然想,或许我可以练习写写小说,哪怕先从短篇开始。我一直都不擅长讲故事,小说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挑战我不擅长的领域,这给我带来乐趣。

我尝试的第一篇是《一次争吵》,是在今年情人节那天写的。其实这篇文字最初是我去年年末发的一条微博,当时写了100来字,有一个朋友还和我一起转发、续写了好几段。然后情人节那天,我忽然想,或许我可以把这个故事拓展一下。于是,我的短篇处女作诞生了。我自己对这篇小说不满意,甚至觉得称之为小说是对「小说」这个词的不尊重,所以也没好意思发到简书。

前两天,我又试着写了一篇「小说」,名字叫《一个人看电影》。自认为比第一篇略好,对结尾的转折比较满意,所以发在了简书上,到现在为止收获了14个喜欢。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很多人一开始并没有把这篇文字当作小说,连简书的编辑都没有把这篇文字加入「微小说」或者「短篇小说」专题。我以为主人公近乎变态的优越感和缺失伴侣后牵强的自我安慰已经够明显了。不过还好还是有人喜欢,这增加了我的一些信心,摘录几个评论在此:

轮渡司机:笑着笑着就哭了。

王磊之:这文是我好几天来看得最认真的文了,又目睹了一个高级别的Ber是如何吸引眼球拿赞同数的了。

寻找大堡礁:谢耳朵也无法逃出丘比特的掌心,何况一个小小的人类。

我现在写虚构故事的缺点是写画面感不强,心理描写占了太大的篇幅,情节设计也很欠缺。今后慢慢修炼。作为一个理科生,我从未想过要从事专业的文学创作,但是作为一门业余爱好,我可以以更加「严肃」的态度来对待它。所谓严肃,就是以更高的要求去创作作品,而不仅仅是琐碎的记录和思考。「严肃」并不会减少写作的乐趣,反而会因为深入的探索增加乐趣。越严肃,就离「写出好文字」越近。

本科阶段我几乎没有读过一本小说,那个时候觉得小说与现实脱节,是浪费时间的读物,所以读书多选择非虚构类。现在觉得这种想法是很大的偏见,小说是现实的映射,是想象力在纸上的演绎。优秀的小说的价值并不比任何哲学著作差,能写出优秀小说的人很了不起。今后我的阅读也会增加小说这一门类。

再回到这篇文章的题目,写作的可能。如今写作并非专业人士的专利,互联网让写作的门槛大大降低,在网络上人人皆可写作和发表作品。这是好事。即便由于写作门槛的降低带来了大量的低水平的文字,我认为一个坚持写作的人依然值得鼓励。写作这件事带来的回报率是非常明显的,你可以清晰地看自己走过的心路历程,看到自己的进步。我现在看我几年前写的东西,就觉得不堪入目。这证明了我在进步。

在作家和专业文字工作者的眼里,我写的文字99.9%都是垃圾。但这并不妨碍我继续写。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他的经验、教训和思维过程都是有价值的。他把这些东西写成文字,在世界上另一些地方,也许会有人走他走过的路,经历他经历过的历程,思考他思考过的东西。这个时候,他的这些东西,就会有价值。就算于他人而言这些东西毫无价值,对于写作者自己,写作的过程和结果也是非常宝贵的。对于思维的提炼和文字运用技巧的提升;不断地挖掘自己,挖掘这个世界,这件事很美妙。

当代的写作者中我比较佩服的一个人是李淼,他是一名物理学家,但是他同时写作科幻、科普、诗歌和小说,还出书。他让我看到,理科生也可以是优秀的写作者。我觉得他很酷。

写作的过程是一件孤独的事情。如果不是天才,为了持续地写出好的文字,就必须持续地阅读,认真的思考和总结,并付诸文字实践,勤加练习。这些事情做起来都很孤独。但是,也很锻炼人,耐得住寂寞也是做科研必备的素质。

开博客三个多月以来,我平均两天半更新一篇博文,并且也看到了自己一些习惯上变化,比如读书的时间更多了,会随时记录下自己的想法,写起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这些看得到的进步令我感到开心。

写作的可能有很多种,我希望自己在恰当的时候一一去尝试。

Comments

王磊之: 我还是说下Ber是什么意思好了,或许你已经知道了。就是装逼的人的意思……很形象啊

宋春林: 我知道啊,高级别的~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