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顽固」的父母

文/宋春林

大学时代我最重要的改变之一,就是放弃了以往那种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方式,用开放的心态去看待各种问题和观点。对于不同的观点,我不会让立场先入为主,而是先去试着理解这些不同观点背后的逻辑和故事,然后做出或者不做判断。之所以有不做判断的时候,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而无从判断。

这种开放的心态,在我父母这一辈人中很缺乏。

我的妈妈一直都认为,中学老师是世界上最好的职业。所以即便我上了985大学,他们还是让我去考教师资格证。他们的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为了让我生活幸福。但是他们眼里幸福的道路未免太过狭隘。和很多父母一样,我的父母还认为公务员就是香饽饽,只要当了公务员,就一定会飞黄腾达。所以有一段时间一直鼓动我去考公务员。

还好,我并不是一个「听话」的人,所以我没有拿教师资格证,也拒绝去考公务员,我有自己的想法。我的坚持并未得到父母的支持,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止,毕竟这是我的人生。他们的观点还是老师和公务员好,他们也不知道读研和做科研是怎么回事。

我的父母都是生于60年代的人,只接受过不完整的小学教育。也许是因为他们从小的教育和社会环境就告诉了他们,这个世界不是好人就是坏人,不是黑色就是白色,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答案都是现成的,结论都是一致的;如果有不一致,那就一定是错的,没有第二种可能。他们对于自己已有的认识如此深信不疑。

可能不止是我的父母,很多中国式父母,都在快速变迁的时代中岿然不动,固守着一成不变的观点。时代变化太快了,他们却没有跟上。他们认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们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们认为我们是延续他们梦想的武器,他们认为新闻联播上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早早地放弃了学习和思考,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放弃了去了解这个社会的机会,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他们的偏见深入骨髓,任何对于这偏见的质疑都是不可饶恕的。这是整个社会的悲剧。

还有一些人,从小到大跟随父母的意志被控制和安排一切,自己却未必幸福快乐。这些父母,从来都没有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是否正确,只是随大流,而且一切都以「爱」的名义。我算是比较幸运的,我从小到大走的所有的路,考高中、考大学、选专业、读研,我的父母都没有特别干预,他们不懂并且自知。我也十几岁就早早离开父母独自生活,靠着书籍和网络,通过自我教育而独立长大。成长中,父母于我不是朋友也不是导师,我也早就不期待来自他们的真正关怀。

不读书,不上网,不思考,不自省,放弃了学习,熄灭了好奇心,把生活的全部寄托于子女……我知道他们已经无法改变,所以我只好告诫自己,将来万万不可成为他们。我希望自己时刻保持学习和更新,用开放的心态去接纳新的东西,即使到了耄耋之年,也还是能很好地理解这个世界。

那么,既然能够理解这个世界,也必然能够理解父母。有缺陷的父母,不合格的父母,依然是父母。时代把那些他们没有的东西赠与了我们,我们有责任去理解他们。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父母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