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乌合之众》读书笔记

文/宋春林

《乌合之众》这本书写于19世纪末,作者为法国的古斯塔夫·勒庞,被誉为社会心理学领域的经典著作。这本书对大众心理的剖析解释了很多社会现象和历史事件,即便是在今天互联网时代,很多观点依然适用。盲从、懒于思考、随大流、冥顽不化,这些现象依然存在。

《乌合之众》里面谈到的集体心理,我觉得在未来社会会出现地越来越少。互联网把人类的大脑连在一起,这必然会对群体心理发生影响。信息的传播和透明化会使人类趋于理性,教育的发展也会让大众获得思考能力,从而避免盲从。多元社会的常态化,个体的崛起和被尊重,都会使集体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弱。我心中理想的集体也许是这样的,人们称为一个集体是出于协作和理性的选择,而不是随波逐流。 以下是我在Kindle上做的书摘,在此分享。

“群体心理”是不可靠的,是暂时的,一旦构成群体的人群四分五散,每个人立即恢复到了自己以前的状态,但在群体之中,他的个性却消失了,不见了,这时候他的思想与感情所表达的与群体的思想感情完全一致。

群体中的人有两个共同的特点:首先是每一个人个性的消失,其次是他们的感情与思想都在关注于同一件事。

任何一种精神结构都包含着各种性格的可能性,而环境的突变,却会让这种可能性表现得更为突出。

构成这个群体的人,不管他是谁,不管他们的生活方式有多大区别,不管他的职业是什么,不管他是男是女,也不管他的智商是高还是低,只要他们是一个群体,那么他们就拥有一个共同的心理——集体心理。

无意识主宰着有机体的生活,而且在有机体的智力活动中,这种力量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感性的、本能的情绪特别容易传染,而理智的、冷静的情绪在群体中起不到丝毫作用。

个人的人格是如此的脆弱,他随时都会被带入到一种完全失去任何意识的状态。

群体中的个人行为表现具有如下四个特点:第一,是自我人格消失;第二,是无意识人格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第三,是情感与思想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转向一个方向;第四,是暗示的观念具有即刻转化为行动的冲动。

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

群体——不管任何一个种族的群体,都无可避免地流露出过多的女性化气质。

群体相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逻辑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情理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存在的事情,但唯独——不相信现实生活的日常逻辑。

群体是用形象来思维的。

当个人汇集成群体的时候,绝不会有集思广益这样的事情发生。相反的是,群体的叠加只能增加他们的愚蠢,智力反而会大幅度下降。

群体埋葬了所有的怀疑精神与独立意识,他们只臣服于激烈的言辞、虚假的形象!正因为如此,群体才会为自己创立偶像,塑造英雄。

一个富于理性的民族,往往能够保持较强的个人独立意识。他们知道趋利避害,懂得一切人类的是非观念、善恶标准,冷静而沉稳,较难受到鼓动而变得狂热。

一个富于感性的民族,其性格具有易于冲动、易变和急躁的特征,而这也就决定了这样的民族势必容易陷入极端的情感而不能自拔。

假如一个民族过分地严谨而理性,最严重的后果无非是精神领域的空虚;但如果一个民族只按照情绪的指命来行事,那么简直无异于灾难性的后果。

当我们回顾历史,群体为了自己只有一知半解的信仰、观念和只言片语,便英勇地面对死亡。

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偶像崇拜有着非常简单的特点,有着五大标识来供我们辨认。 第一,偶像总是凌驾于信徒,处于高高在上的地位,这一点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第二,信徒总是盲目服从偶像的命令。 第三,信徒没有能力,也不愿意对偶像规定的信条进行讨论。 第四,信徒有着狂热的愿望,希望把偶像的信条广加传播。 第五,信徒倾向于把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人视为仇敌。

在历史上同理性永恒的冲突中,感情从来都是战胜者。

世界上既不存在一个绝对的好制度,也不存在一个绝对的坏制度。而各种制度也没有固有的优点,就它们本身而言,它们无所谓好坏。

决定着各民族命运的是它们的性格,而不是它们的政府。

今天,社会主义之所以强大的原因,就在于它是仍然具有活力的最后的幻想。尽管有许多证据来证明它的荒谬,但它依然继续发展。

群体永远不欢迎理性,一切文明的主要动力也并不是理性。

与其说在群体中存在着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还不如说是热爱偏激的群体造就了它们的领袖。

大多数人,尤其是群众中的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行业之外,对任何问题都没有清楚而合理的想法。

领袖之所以会拥有如此的权威,是因为群体的奴性心态。 可以说,在群体的灵魂中占上风的,并不是对自由的要求,而是当奴才的欲望!

一切与民族的普遍信念和情感相违背的东西,都没有持久力,就像一条分叉的逆流,最终还是会回到主河道一样。它们只能是在暗示和传染的作用下形成的一种暂时现象,它们匆匆成熟,又匆匆消失,就像海边沙滩上被风吹成的沙丘。

当人们聚集成一个群体时,一种降低他们智力水平的机制就会发生作用。

发表于
分类 电影与书  标签 大众心理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