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渐变

文/宋春林

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个同学晒恋爱纪念日,其中一个是「相恋日」。这让我想到了自己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我好像只记得和她相遇的那一天,却怎么也记不起相恋的具体时间。日子一天天走过,两个人一天天相处、相知,然后相恋这件事就自然而然发生了,并没有那么确切的一个日子突然间就相恋了。

爱情是一个渐变发生的过程,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看起来是突变的,但其背后是渐变、累积的过程。

比如逆袭。前些日子Facebook花了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公司,而后者的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曾在2009年去Facebook应聘遭到拒绝,现在Facebook为自己曾经的有眼不识泰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于是这个故事就被解读为一个屌丝华丽逆袭的故事。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看看Brian Acton的简历:1994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本科在读期间就曾在 Rockwell、Apple和Adobe这些大公司任职;后来又去Yahoo公司工作了9年,从基础架构工程师(Infrastructure Engineer)一路做到工程副总裁(Vice President of Engineering);2007年,他辞职去南美旅行,接着2009年创立WhatsApp公司。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Brian Acton的经历告诉我们,这只是一个有天赋而且非常勤奋的人的故事,他不是屌丝,也没有逆袭。他所有的成功都是靠自己的天赋加努力而来,在风光的背后,他已经不动声色稳扎稳打地积累了二十多年。

还比如北大一个很厉害的教授,2001年一年之中发了两篇Science文章,令人称奇。跟一个师兄聊这件事,他说,那是因为人家已经在之前做了很多年的工作,有了非常扎实的积累,所以才能在一年之内发两篇Science。

再比如前段时间我查文献,发现北大的一个研究生硕士一年级就以第一作者发了一篇PNAS。这个PNAS可能有人不了解,中文翻译为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是与Nature、Science齐名的顶级综合类科技期刊,发表难度极大。我所在的研究所很多优秀的老师做出了很多出色的工作,但是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人发表过PNAS。所以你就知道硕一发表PNAS意味着什么了。我想,他一定是在本科就解决了学术英语的读写问题,阅读了大量的文献,并且开始了研究工作,否则,即使再有天赋,也不可能本科毕业一年就发顶级刊物文章。后来,这个巨牛的硕士在博士一年级又发表了一篇Nature,他所取得一切成果,都是在渐变和积累中自然而然发生的。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牛人之所以牛,是因为他在极其自律的状态下,每一天都认真地积累自己,渐渐地一点点变得强大。看似遥不可及的成绩,被时间分划成细小的台阶平均分布于每天的生命中,只要一步一步往上走,最终的结果是自然而然的。看到成绩背后的渐变过程,也就会明白,一旦没有在恰当的时间让自己渐渐地脱胎换骨,那若干年后与人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而且可能永远都不会赶上。除非别人停下来,但对于一个养成了自律和学习习惯的人,停下来何其难。所以,唯有让渐变发生在自己身上,从小到大、从薄到厚、从低到高地改变自己。

渐变同样适用于失意,苦难啊挫折啊这东西就像在西北戈壁的巨石,就算质地再坚硬,随着时间也会被渐渐风化。所谓的「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也是这个道理。凡是打不倒我的,最终都是过眼云烟。

一不小心写成了一篇鸡汤文,但愿这碗鸡汤在路上不会凉。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