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生活要有乐趣

文/宋春林

高考那会儿,班主任时常在班会上教育我们:同学们,你们现在一定要好好学习,等到了大学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语气中带着十足的自信,生怕我们不信。

这真是一个善意而肤浅的谎言。

从这个班主任的话中可以推断,学习是痛苦的,求知是痛苦的,高考是痛苦的,人生的快乐只能来自于玩,玩和学是绝对对立的。我觉得作为一个老师,如果丝毫没有让学生感受到求知过程的乐趣,那这个老师是非常失败的。快乐的方式有多种,并非全部是学习的反面。我记得初中刚接触化学的时候,觉得化学实验好神奇,于是趁着进学校实验室的机会,跟老师要了点镁条回家后在夜晚烧着玩。后来我还偷偷在家里做高锰酸钾制氧气的实验,当我把带火星的木条插入装有氧气的玻璃瓶然后看到木条闪烁火焰的时候,那种快乐是非凡的。

说起来有点讽刺,老师教书育人的重要方面就是让学生学会和热爱学习,但是在这位班主任却给我们灌输学习只是一个途径,一切的目标就是玩乐。考上大学不是为了去提升自己的技能和知识储备,修炼自己的心灵和精神气质,而只是为了玩。简单粗暴,而且未必有效。大学的乐趣并不在于玩,而在于自由地选择自己所热爱的东西然后从中获得乐趣。

如果我是班主任,我会这么教育准备高考的孩子们:学习是永无止境的,终身学习者才是人生赢家,现在的高考不过是你们人生无数路口中的一个。但是,好的大学有更好的发展平台、更多的资源和更多的机会,在好大学里,你更容易接触到一流的东西。该怎么办,你们自己选。如果再煽情一点,我会找一些世界名校的宣传片,向他们展示象牙塔里的美好。人人都向往美好,但是如果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地方还有美好,就不会有动力去追求美好,也就少了一些获得乐趣的可能。

我从小到大接触的教育一直缺少理想主义——我是说真正的理想主义,而非小学语文课本上那些带有政治色彩的令人作呕的虚假理想主义。什么建设社会主义、为国家做贡献、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之类,太虚伪了。人只有为自己而奋斗并在奋斗过程中感到乐趣的时候才会有最大的动力,这是人性。宣扬为集体奉献甚至牺牲,不过是培养伪君子。真正的理想主义,应是每个人都能快乐地实现自我价值,社会也应该充分提供实现自我价值的土壤。假如人人都实现了自己的价值,那为他人谋福利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高中的老师心知肚明,所以不提政治宣传的那一套,要真这么说估计会被大家当成神经病,于是以「大学就是玩的天堂」来诱导我们。私下里,由于我的恋爱问题,那个老师也这样教育过我:到了大学,你想要多少姑娘就有多少姑娘,现在就什么都别想,高考要紧。这和古人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有女颜如玉」劝学如出一辙。这句话在我看来是比较猥琐的。西方人求知,是为了冲破无知的藩篱抵达人性的自由,享受求知的过程;而中国的读书人读书是为了金钱和美女,现在再苦再累也没用关系,反正前面是美女和大把的钱。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这种功利的思想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如果整个社会都是功利主义的色彩,那就太单一无趣了。

多数人从小到大使劲读书,然后使劲上班,使劲赚钱养家,房子车子。在这样的过程里,要是没有乐趣,那就太遗憾了。每个人来到这世上,不是为了读书、考试、上班、赚钱、买车买房的,而是来生活的,生活是第一位的。我每天呼哧呼哧从早忙到晚,不全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美好未来,不全是因为「人生难得几回搏」,也不全是为了「不虚度这难得的人生」,而是因为在个过程里,我感到了生活的乐趣——求知的乐趣,发现的乐趣,创造的乐趣。找到乐趣,享受乐趣,才是生活应有的状态。

Comments

王磊之: 一起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研究生。就是放在20年前也同样的合格。

宋春林: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