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由两件小事想到的

文/宋春林

第一件事是关于在食堂吃饭占座的问题。我们学校的食堂不是很大,每到就餐高峰期,一是需要排队打餐,二是即使你千辛万苦打完了饭,你还是可能找不到座位——不是因为座位不够,实际上还有很多空座位,只不过这些座位已经被占了,上面都放着书包或课本,占座的人估计还在排队打饭。

第二件事是打不到开水的问题。我所在的研究生公寓有三个电烧水箱,每到晚上需要用水的时候,烧水箱里面的水总是处于温热状态,并不是因为开水箱太少或者体积太小,而是很多同学无视「小壶接水」的标示语,拿着目测其体积是保温瓶好几倍的水桶一接就是一整桶。也就是说,开水资源被少数同学「掠夺」了。

对这两种行为,我是非常不赞同的。

第一件事,食堂座位属于公共资源,那些占座的同学为了保证自己有座位,让本应被使用的座位被迫闲置,增加了已经打完饭的同学找座位的难度,浪费了座位资源,从而导致了食堂内就餐同学的滞留时间加长。侵占公共资源,无疑是损害了其他同学的利益,长期看对每个人都是不利的。假如每个同学都在排队打饭前去占座,那这次占到座位的同学又如何保证自己下次能不被占座呢?

第二件事,跟第一件事还不一样。据我观察,拿水桶打开水的同学都是距离水房较近的,原因可能是距离近方便提水。所以,他们是近水楼台,损人但是利己。唯一的坏处就是接受我鄙视的眼神了,当然我的眼神也没有任何作用。

人都是自私的,但是在公共领域,不能因为追求自身的利益而侵犯、损害他人的利益,在我看来这是常识。每个人都不是孤立的个体,在公共领域以至于整个社会,还有很多其他人生活,他们都有自己不可侵犯的权益。因为个体的自私和贪婪侵占他人利益,这是为与现代文明相悖的。有人可能会说,那别人都去占座、别人都去大壶接水,我为什么不可以?对于这种说法我只有一个粗暴的回应:如果看到一些人围在一起吃泥巴,难道你也会上去吃一口?

在上面两种情况中,完美的情形是这样的:每个人都不占座,每个人都小壶接水,这样每个人都会得到自己应得的座位和开水。从这两件事往大了说,就是要具有公共意识,这是现代文明社会中公民必备的素质。从这点上看,那些占座的、大桶接水的同学,还不具备现代文明社会公民的资格。往小了说,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我不占座、小壶接水,就是因为我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不能因为我自己的行为为他人带来不便,即使我不认识他。不给别人添麻烦并非无私心,而是在一定范围内获取自己应得的利益,不侵犯他人利益。

对于中国这样的人情大于规则、感性大于理性的社会,公共意识的缺乏可能还会持续很久。但是,我会「特立独行」地从我做起,我相信公共意识越普及,社会也越美好。套用某个胖子的话来讲:「每个人生下来都注定改变世界,当我变成了一个美好的、有公共意识的人,这个世界就就美好了一点点。」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公德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