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看知乎讲道理

文/宋春林

下午读了《知乎周刊·讲道理》,有很多共鸣的地方,分享一些感想和书摘。

关于如何提高逻辑思维能力,周杰认为看书做数学题都没用,利用日常生活中的素材练习则比较有效。比如这个问题:人在什么场合下会哭?需要分类来讨论:一个人哭,两个人哭,多个人哭;接着对每个类别再分析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两个人/多个人会哭;最后总结,得到答案。分类可以使列举全面,条理清晰。还有的问题需要假设,比如:不用纸笔,不查资料,估算一下中国人每天说多少句 「傻逼」?先把中国人按照年龄分段,再假设每个年龄段的人每天说「傻逼」的次数。这里面还可以就地域、性别、受教育程度、职业再细分。其他的问题可能需要分类和假设结合起来看。

程毅南讲到英语写作的问题:

在学英语的时候,就有一个观点流毒甚深,就是「写东西句式复杂才体现写作水平」。大错特错。写东西的目的是什么?让别人看明白。怎样才能让别人看明白?简单明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懂,可一写起来就开始想着「我要加分、我要秀语法、我要看起来牛逼」,结果你往往硬加上去的东西,都是生硬、不连贯、脱离了原来句子的本意的。

想起来上高中的时候,老师总是告诉我们要多用复杂句式、高级短语,要秀深度、秀文采,这样才能得高分。根据我在上学期英语写作课程和Coursera上一些写作可能的经验来看,这绝对是误导。表达最重要的目的是把意思传达出去;为了更好地传达意思,就要做到简单明了。在意思完整、逻辑清晰的前提下,语言越简洁越美。

王艺婷谈专业和非专业:

我认为最最最重要的差别是:定义。在学术研究中,最开始也是最基础的东西,就是「定义」。如何定义一个东西将决定了你之后研究的准确性、方向、发展性。

很巧的是,最近一个老师讲课也重点强调了定义的重要性。学术上很多概念,不同的科学家下的定义是不完全相同的,不同的定义强调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比如很简单的一个例子,草原的定义。什么是草原?植被生态学家侯学煜认为「草原」指的是生长在周期性水分不足而无地下水供应情况下的一些旱生或旱中生草本植物所构成的植物群落。同样是植物生态学家的李博认为凡是由微温、旱生、多年生草本植物为主(有时以旱生小半灌木为主)组成的植物群落叫做草原。而《现代汉语词典》关于草原的解释是「半干旱地区杂草丛生的大片土地,间或杂有耐旱的树木。」这几个定义都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侧重是不一样。

定义的重要性还在于给定了讨论的共同基础。不同的定义有不同的倾向和维度,给定定义之后就有了共同的前提和标准。就像本科打辩论赛的时候,拿到一个辩题首先就是给一些名词下定义,然后在这个定义的框架之下进行讨论。定义理解的越透彻,思考的深度就越大。可以说,下定义是思考的开始。

李书航谈专业和非专业:

自然科学已经进入一个社会公众完全无法理解的状态。自然科学已经诞生出无数股细分到不能再细的支流,置身其中的专业人士会越发体会到所谓「隔行如隔山」的道理。 现在我们的社会当中弥漫着太多的冲突和不理解。一些不理性的声音总会余音绕梁,只因为理性的声音不容易被理解消化。而因为内容太高深,让人们懒得去思考的事实,使得现在人们的思考能力,可能还赶不上科学前沿成果还能被多数人理解的时候的那种水平。

想起了过年的时候一个老朋友打电话说的一句话,他说科学最终会归于简单化,无非就是数学、生物物理这几种。我当时没好反驳,但我是反对这种观点的。自然科学的发展就是不断地分流,从大的学科分为专业,再细分为各个方向、小方向、微小的方向。即使是同一个专业的人,由于各自研究的方向不同,彼此之间可能都是无法理解的。在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和同学中,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念了研究生的,他们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我读研究生研究什么,等哪天有空了,我会专门写一篇文章来讲讲我研究的那个细小领域。

理性的市场总是很小,《乌合之众》这本书里也有「群众靠感性而不是理性来判断」的观点。为什么呢?因为理性不是天生的,感性才是天生的。理性需要有意识地训练、思考,这些都很麻烦,而人的本性是很懒的。所以我不相信有什么「大众审美」,大众是没有审美的,看看三星手机的流行度就知道了;我也不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因为群众多喜欢感情用事拒绝理性思考。

周杰论理性探讨: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论?」 这句话本身是非常不讲理,非常不专业,非常不科学,非常没有敬畏之心的。真正专业的人,会愿意和三岁孩童一起探讨宇宙的奥妙,会愿意和八十老妇谈论哲学的意义。面对无理质疑,他们不会生气,更不会猛喷对方,因为他们知道真理牢牢地站在自己这边。只要轻轻地把这真理说出来,就够了,明眼人自然能分辨对错。声音大,气势狠,谈资格,论辈分并不能增加自己的正确性。

太多的人,因为了解了一点点真理就洋洋自得以为自己了解了整个宇宙。这个还好,因为谬误在专业人士面前是可以被甄别出来的。最可怕的是,一些人在探讨的时候夹杂了非理性的因素,一旦意见不合就人身攻击、爆粗口、质疑资格而不是关注问题本身。这种恶,是反智主义的恶,是不能姑息的。

Xiao Ronnie谈「敬畏之心」:

请一定对自己不熟悉的专业领域保持有敬畏之心;从业者或者研究者跑来这边分享他们专业领域的答案,或者纠正以及反对其他答案,都是靠着他们在该领域浸淫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知识和经验在做背书。当然,他们亦可能犯下错误;但是在质疑他们答案之前,请一定做足功课,查对资料( source 的正确性很重要)。并一定保持友好谦和的态度。如果自己错了,最好大方承认,修正说法,不要狡辩纠缠。

这种敬畏之心,就是谦逊,不多说。

曹梦迪总结常见逻辑错误,这个要结合例子看比较好,就不贴原文了。

这本书是我在二代KPW上看的,上面引用的书摘都是我在Kindle上标注的,然后同步到电脑。以前觉得Kindle同步笔记麻烦,今天发现了一个简单的办法:在桌面安装Kindle PC客户端,然后登陆亚马逊账户,买过的所有书以及书的阅读进度、笔记、书摘全都同步过来了。

发表于
分类 电影与书  标签 思维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