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生活状态

文/宋春林

每天吃完午饭和晚饭坐在电脑前,我就产生了写博客的欲望。仿佛是食物给了我写字的灵感一样。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有点讽刺了,因为我是一个对吃不感兴趣的人,哈哈。但是真相确实不是因为食物,而是因为我通常在吃饭、走路的时候构思事情,平时有什么想法也随时记录在手机备忘录上。这里要赞一下iPhone的备忘录,简单好用,打开就能直接写,iCloud在手机和电脑之间的同步也很方便,让我找回了以前在Android上用Google Keep的感觉。

作为一名希望以后从事科研工作的研究生,我把写博客归为娱乐,就跟逛博物馆、唱K、看电影一样,看文献、磨论文、听报告这些才是正经事。所以有时候写博客会有一种负罪感,感觉自己有点不务正业。但是,由于我现在不需要午睡了,所以也没有浪费多少做正事的时间。况且,写博客在我每天有清醒思维活动的时间中还没有占到十分之一,所以这个爱好还是可以保持的。相比其他博主我的更新还是比较频繁的,但是相比简书上一些每天写一篇千字文的写作者,我这个频率也不算什么。我是有东西就写,没有就不写;能成文就成文,不能成文就存个草稿。

除了写中文,我也在写英文博客,不过现阶段还很烂,写一千个单词的文章都成问题。除了拼写和部分语法可以用Word拼写检查避免之外,表达上还需要找感觉。在Coursera上跟的英语基础写作课程Crafting an Effective Writer也快结课了,复习了一些基础知识。

对自己最近的身体状态比较满意。不需要午睡了大概是因为我最近十几天都规律运动,每周和班上几个球友打两三次羽毛球,不打球的那几天就跑步,每次跑四到六千米。我跑步比较随意,哪天累了或比较忙就休息,今天不跑明天就跑,完全不让它给我带来任何压力的东西,自己觉得舒服就好。现在跑四千米对我来讲非常轻松,一般二十来分钟跑完;六千米则稍吃力,但是我觉得跑完了再跑一会也没有问题。

晚上睡前会用Kindle看点闲书,很少参与寝室卧谈,因为多数没有兴趣或者自认为不真正懂。这里的懂有一个标准问题,我以为自己懂的东西,在另外一个高手看来我也许就是一个笑话。山外永远还有山,如果按照这个标准,那我永远就是不懂的状态。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永远沉默,要是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不交流,谁真的懂、真的不懂就无从知道了。所以,尽量少说而不是不说。

最没有兴趣的话题,估计就是政治了。大一大二的时候我对政治很有兴趣,后来逐渐淡化,到了现在则是骨子里对政治的厌恶。政治在我看来是非常肮脏的东西,它离我越远越好,我不关心也不谈论。所以寝室里津津乐道谈论某某高官被打下了或者某某领导人内幕,我是完全不参与讨论的,我根本就don’t care这些东西。其他没有兴趣的话题还有高考啊、考研啊、大学排名这些东西,太无趣没新意了。

有时候也会焦虑,因为没有可以真正在科研上进行同等交流的人。但是我在想,如果真的有人可以交流,我又可以交流什么?专业上我真正懂的有多少?这样想还是焦虑,解决办法就是老老实实看书看文献,慢慢积累自己。

会看一些科研工作者写的博客,但是他们多聚集在科学网,那里的很多博客排版糟糕、文笔不佳,界面也很丑陋。客观的讲我的博客且不论内容,排版和外观还是比科学网博客好看多了。考虑到老一辈科学家成长的年代,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常看的博客有华南理工大学孙尉翔老师的独立博客和西南交通大学的徐腾飞老师在知乎开的专栏。他们都是博士毕业没有多久的高校年轻讲师,有些东西可以给我启发。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