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科研工作者是什么样的

文/宋春林

下午在简书上看到这篇文章《科学家与二奶》,有些话不吐不快。我觉得可能很多人对科研工作者这个群体不是很了解,我自己在中科院这个聚集了大量科研工作者的大体量科研机构里读研究生,了解稍微多一些。

在这篇文章开头,作者Syd说文中的科学家特指离不开政府或公司资助研究的自然科学家。那我要说,你已经把几乎所有的自然科学家包括在内了。基本上所有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人,都依赖政府的资助,因为做科研太烧钱了。我的领域属于自然地理学,算是不是那么花钱的领域。一个研究项目看上去几百万,可能买个仪器就要上百万(这算是便宜的),野外采样各种人力物力要花钱,建设实验样地花十几万,分析样品要花数万,而在现行的科研经费体制中,是没有劳务费这一说的。也就是说,从政府申请到的钱,全部都只能用于科研工作,科研工作者本身没有劳务费。如果有成果,还会有一些奖金,剩下的就是工资收入。现在的科研经费管理制度非常严格,一旦违反,前途尽毁。

前些年媒体上报道一些科研经费腐败现象,这些害群之马一定程度上让普通民众误以为科研工作者就是这样的群体。实际上绝大多数科研工作者都是非常正派也很爱惜自己的羽毛。学术界一旦名声臭了,科研前途就断了。

科学家花国家的钱——准确地说是花纳税人的钱,是因为做科研需要花钱,而不是有意为了钱。作者把科学家与二奶类比,我觉得这是很不恰当的。什么人会去当二奶呢?一般来讲是为了钱吧。但是我要说,如果为了钱,是没有人想去当科学家的。除了少数的学术大牛,大多数科研工作者都是比较清贫的,指望做科研来赚钱无疑是痴人说梦。在研究所工作最正当的收入就是工资和奖金了,这些钱都是小钱。这里也告诫将来有志于做科研的同学,如果想挣大钱,不要来做科研。真正有志于从事科研工作的,都是因为兴趣在这里,是为了追求学术而不是金钱。当然也有一些科研工作者,迎合政府骗基金,这种人在学术界是为人不齿的,也走不远。我还听一个老师讲过,他认识一个人为了做科研,资金不够又无法通过正规途径申请到钱甚至自掏腰包,就是因为做科研的兴趣。

科学家们「转行难,长期的被包养生活决定了他们除了怎么挖空心思想出最fancy的方式花政府的钱不知道其他能干嘛了」,作者言外之意就是科学家的唯一特长就是花钱。这句话我最不认同。大多数人都不了解科研工作者在干什么,于是就带着偏见来看待这一群体。原文楼下三色阳光的评论已经说出了一些真相。科研工作者的工作很辛苦,很多科研上的进展普通民众也不了解。我的老师每天工作15个小时不是想着怎么花钱,而是为了科研上更上一层楼。科学上的进步就是这样一个个科学家努力工作积累而来的。

五四运动喊了「德先生」和「赛先生」两个口号,「德先生」实现遥遥无期,我看「赛先生」也还没有实现。社会上感性大于理性的风气一直都很盛行,科学精神更无从谈起。尊重科学,首先要尊重科学家。

也许我了解的还不够,欢迎更多了解科研工作者的人补充。

Comments

土木坛子: 科研界也是一个小社会,用一个两个例子来代表全部是不全面的。

李子: 话说对于象牙塔里的人,普通人是多有误解的。这一点也很无奈,不过往往也来源于象牙塔里人的沉默吧。宋同学开了个好头……

宋春林: 嗯,科学界里的人多数都埋头做科研,科学普及和科学传播都还需要加强。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科研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