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您别断章取义好么

文/宋春林

昨天下午的现代水文学课上,我做了个PPT报告。这是之前布置的分组作业,我是我们小组唯一有兴趣上去讲的人,所以我就做了个水分利用效率的综述报告,讲开学以来我看的一些文献的内容。

我讲了大概15分钟,讲完之后老师要求我接受提问。我问大家有没有问题,台下没有人响应。这在我看来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原因稍后解释。接着我说了这样一句话:大家如果对我讲的内容有疑问,可以带着关键词去Google或者文献数据库中搜索,你们会获得很好的答案。

然后这老师就问我是不是反对讨论。我马上说,我不反对讨论,我反对没有任何背景知识的无意义的讨论。遂下台。

这位老师很生气,说什么我反对讨论,说我不应该说用Google搜索,说我认为自己说的都是对的,说我缺乏素质云云一大堆上纲上线的东西。

我反对的是没有意义的讨论,注意我加的形容词好吗?之所以说当时那种情况下的讨论是没有意义的,原因在于:大家都是硕士一年级的学生,各种基础知识并没有完整;而且大家的研究方向各不相同,我讲的内容大家可能完全不懂;最多的情况是,大家完全不感兴趣,现在为了做科研来读研的人寥寥无几,混学位的大有人在。在这种情况下,强制性的讨论无疑是浪费时间。况且,我是在给了大家讨论的机会而没有响应的情况下说让大家去搜索的。

还有,老师说讨论是作业要求,我回来看了课程网站上之前的作业要求,根本就没有要求讨论这一说法!老师您是成心的么?还是您对Google有意见(因为您反复批评我说的Google搜索)?

我明明已经申明了我不反对讨论(我甚至问了大家有问题提问),您还讲一大堆什么学术争鸣重要性的东西。假如一群学者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进行辩论,这我很支持,因为大家都是学者,有了很深的积累(一两个专长加广阔知识面);但是我们不是学者,我们还是没有进入科研大门的研一学生,在基础都不牢固的情况下,如何提出问题并讨论?还不赶紧去多看书多看文献打基础?

您还认为我自大,说我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对的。拜托啊,我讲的是一个综述,一个学科进展科普式的介绍,观点都是别人的,不是我的。我完全没有说这些观点都是对的,也从不认为自己说的都是对的。正是因为如此,我结尾才说希望大家有疑问去搜索,去看看原始文献。我周围很多同学,缺的就是信息检索能力和实证精神。

对于我个人,虽然老师您断章取义误会了我,可能是我当时表述的不好。我认为您的初衷是好的,讨论式教学,但是高质量的讨论需要更好的实现方式。要我说,如果真想讨论起来,有两个办法:一是按照兴趣来分成若干组,各小组内部一人做报告,大家讨论;二是提前把上台讲的人的PPT上传网站,让同学们提前了解背景知识,然后讲的时候讨论。

当时没有和老师辩论,一是看在师生身份差别上,二是我不喜欢缺乏有效沟通和了解情况下的争论。我内心深处的想法是,大家都是平等的人,应该有平等的交流;但是现实情况是,老师断章取义以莫须有的「罪名」在上面批评我时,我却在下面保持沉默,唉。

Comments

今日之日: 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在硕士预答辩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老师。幸亏正式答辩的时候没有碰上。。。。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非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