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忘掉地域

文/宋春林

本科时代,同学之间找老乡是很多人热衷的一件事,各种老乡会(通常是以省为单位)相当流行,时不时会看到食堂门口、公告栏上贴着某某省老乡聚会。我那个时候对这类活动没有任何兴趣,连什么老乡会的QQ群也没有加一个。因为我觉得,因为地域上的一致而聚集为一个团体是非常可笑的。每个人都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地,出生在哪个地方本是一个随机事件,现在却因为来这样一个随机事件就结为一个团体,那这团体的基础是颇不靠谱的。虽然老乡会和地域歧视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这却是中国人地域观念深厚的一个表现。一帮人不是因为观念、爱好、志趣的一致聚在一起,而是因为来自一个地方,这件事本身就是对其他地方的拒绝,这种拒绝可能会慢慢演化为「一致对外」。

大学之前,大家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是各自所在的省份或者城市的人,大学时代才是我们第一次和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交流。时间长了,总会听到「XX人都如何如何」这样的声音,XX通常是某个省份。这类评价有的是道听途说的传言,有的是没有恶意的揶揄,还有的是经历过小样本事件的「经验总结」。然而我认为,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给一个省的人下这样的评价都是不恰当的,地域的差异不应该成为一个被强调的属性。任何以地域、年代特征来划分人都是不妥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所以「XX省人」「X0后」这样的标签我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一般说出这样的话的人都会被我划到笨蛋这一类,这样的话是非常不严谨、非常不科学的——除非你一一验证了每一个你说的那个省份的人,而且你验证的方法是普遍适用没有任何瑕疵的,验证过程有严格的质量控制,你才能用「都」来评价一个省份的人。如果非要评价他人,那么请针对个体而不是总体来评价。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中国人的地域观念格外强烈,地域歧视的事情屡见不鲜。之前觉得这是因为中国几千年的农耕社会都是以家族为社会基本单位,这种社会组织形式导致每个人最利益相关的就是家族内部的人,家族外部的都是外人,外人当然不如自己人——自然也就成了被歧视的对象。现代社会让人们与「外人」的交流方便起来,但是人们骨子里还是对「外人」怀有戒心,觉得外人不如自己人。来自各地的「外人」超过了几千年来的认知极限,久而久之,干脆就以地域标签来简单划分人:他是XX人,XX人都XX。香港人瞧不起内地人,北京人眼里外地人都是群众,上海人觉得上海以外都是乡下……我相信有严重地域歧视观念的人都有潜在的认知障碍,把地域作为判断人的唯一标准,不是笨蛋是什么?

不止是国内各地域之间的相互歧视,更多的是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偏见。很多人一提韩国人就是棒子,一提日本人就是小日本(甚至加个鬼子),看到非洲黑皮肤的人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些偏见深埋于很多人的骨子里,自己和他人都无法察觉,因为多数人都习以为常了。习以为常的表现在于,歧视觉得不如自己的,在觉得比自己牛逼的人面前又抬不起头来。一边歧视并爽快着,一边被歧视并麻木着;受虐狂和施虐狂的合体,从来没有平等意识。

以前知乎上的佐藤谦一先生说过的有段话我很认同,在此分享:

自幼於北美長大,為第三代日系人。因為仰慕唐風,我始終認為自己只是文化上的美國人,血統上的日本人,而精神上的唐人。但是,無論如何,我始終認為自己是一個世界公民,而非一國一土之捍衛者 —— 愛鄉愛土,固然可敬,可這世界之上,誰人不是你的手足呢?

由於時間的長久無涯,民族之間的欽慕與矛盾,隨著時間的發展,終究是會被遺忘的,這與民族性無關,與慘烈程度無關,與理性或感性也無關。

五胡之亂,靖康之恥,嘉定三屠,無論它們多麼的殘酷與恥辱,今日之唐人也早已悉數忘卻。惟日本近世之侵華,記憶猶新,也全是因為當事之人尚保留記憶,戰爭之影響也尚且持續存在的緣故。唐人並非只恨日本人,也並非日本人尤其可恨。只因歷史的尺度太短,使得我們無法忘卻。

消除恨與痛,雖有時間的治愈作用,但時間不可保證永久的和平。唯一能夠讓我輩彼此善愛的,是意識到,你我本為一體。

族群與族群之間的恨,彼此之間的傷害,只有一個出發點,便是「你與我不同」。

但你我,究竟有何不同?

當我們仍然以國別與族別來看待彼此時,我們是無法消除心中之恨的。只有當我們都認可我們人類的文明是一個整體,吾輩皆是世界之公民,則中華之痛,便是世界之痛,而日本之惡,也是世界之惡。

惟獨有此認識,才是真正和平之発端。

若有唐人痛恨日本,則隨他去恨;若有日人痛恨中華,也由他繼續痛恨下去。當有越來越多人相信自己是世界公民之時,則恨痛終究會被善愛所取代。在今日的世界,仍然宣揚國族的不同、文明的有別,實在是最為愚蠢的事體。

費先生孝通,對於文明發展的幾個階段有這樣的看法: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

任何民族的痛,都是整個人類的痛,如同你的左手攻擊你的右手。若要避免此般事體的發生,需要的,是我輩完全的善愛,是沒有國別、而只有出於對人類文明整體的善愛。

左手與右手,雖有左右方向的區別,但他們,又究竟有何不同?

这才是大家、君子风范。若是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一个地方的人,那么矛盾与冲突将永无止境。谁也不能仅仅因为自己生于某地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高贵或低贱。

我自认为是一个世界主义者,身边某些同学那种动不动要把某个岛国突突突,或者韩国棒子、印度瘪三、XX人都XX这样的言论在我看来都是极其幼稚的。尽管我们穷极一生也可能只是活在自己的小角落,不会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产生任何交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与他们的生活不一样。人人都会生老病死,都期待爱和美好,放大视角,大家都是一样的人类。世界主义者或许太过理想化,但是没有理想,哪来方向?

最好的解决之道是忘掉地域,忘掉你我来自哪里,平等相待。绝对的平等当然不存在,但是评判人的标准不应该是那些先天决定的东西。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地域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