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我喜欢曾轶可

文/宋春林

我的研究生同学们基本上都把我叫可爱多,因为我在班上群里的昵称是宋春林可爱多。「可爱多」并不是有多可爱的意思(虽然……我的某些可爱的同学们是这么认为的),而是曾轶可粉丝的称呼。是的,我喜欢曾轶可。

我曾经深深地思考,我是不是真的喜欢曾轶可。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两个人喜欢曾轶可,一个是罗永浩,长期以罗永浩可爱多的昵称横行网络(做了手机之后才去掉「可爱多」),甚至还跑去为曾轶可录歌;另一个是我的前女友,她比我先喜欢曾轶可。我在想,我是不是因为他们喜欢曾轶可才喜欢曾轶可的呢?

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我是发自内心地喜欢曾轶可,即使他们哪一天不喜欢曾轶可了,我还是会喜欢她;即使没有他们,我也会自己发现并喜欢曾轶可的。

我喜欢曾轶可,因为她很酷。她曾经在韩寒的「ONE · 一个」发表小说《和大叔恋爱》(后来编进《一个 · 很高兴见到你》),第一句话就是:

我要做这世界上最酷的事情。

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是何等的帅气。这篇小说里我可以看到曾轶可迷人的气质。

我喜欢曾轶可,因为她很有才华。她的歌都是自己创造词曲。 我喜欢她写的词,她的才华来自惹人爱的率真。来,看看她写的歌词。

《最天使》:

最好的那个天使 我最熟悉的字是你的名字 我们会有大大的房子 你会送我一首小诗 最坏的那个天使 我最爱画的就是你的样子 我们守着距离 拉成的相思 温柔着彼此的言辞 …… 最恨你 那么久都不来见我一次 最爱你 当远处传来你的相思 最容易想起 最难忘记 最想要得到 最害怕失去 最初的陪伴 最后的需要 最远的距离 最近的心跳 最后 我说了我恨你 可是我恨你 就是我爱你

《狮子座》: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相遇的时候如果是个意外 离别的时候意外的看不开 死性不改偏偏不该用力的去爱 短发女人也可以性感和可爱 人山又人海别错过那一个等待 试一试去爱伤害也比悲哀来的爽快 就这一次我不想做一个歌颂者 如果可以你也可以为我写首歌 请你别问魔蝎座是几月份呢 请你别说只有友谊才能万万岁

《我们不是还有现在吗》:

花谢花开花开花谢花开 相遇相识相知 但不能相爱 窗里窗外窗外窗里窗外 醉后嘴后最后 但不能相爱 没有金钱 我们可以不用那么挥霍 没有时间 我们就活在想念 没有轰轰烈烈 我们就真真切切 就算没有一切 我们不是还有现在吗

《会飞的贼》:

飞去沙漠 偷走让人寂寞的篝火 飞去长河 偷走让人思念的贝壳 飞去你心上 把篝火和贝壳一起点亮 如果你还不懂 你还不要 你还不爱 那我就偷到 地老天荒

《荒唐的羊》:

有没有太阳 有没有草场 对于我 都一样 它们在等春天 而我在等狼 走过我身旁 走进我心房 说不可能不如说谎 人们爱上注定 而我爱上荒唐

虽然都是小姑娘的情愫,但是足够简单、真实、单纯、干净和可爱。 我喜欢着曾轶可,还因为她的声音好听。上面那些歌只有经过她唱出来才会有味道。我有时会在看文献的时候听她的歌,那是我觉得生活中最舒服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我喜欢曾轶可,连写这篇博客都是极开心的。

Comments

王磊之: 想起来你在寝室你听最天使的日子,我没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喊她曾哥

宋春林: 可能是因为她的中性造型吧,其实是个小女生~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音乐  曾轶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