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为什么网络防火墙是愚蠢的

文/宋春林

在apple4us上看到《一個被刪除的知乎問題》这篇文章,说一些我自己翻墙的经历和看法。

我上了大学才知道,互联网有道墙,是我们的政府花很多钱建造的,墙外是他们认为我们不应该看到的一些网站。

当我无法打开那些网站的时候,我很生气。作为一个思维正常的人,我首先想的是:凭什么?凭什么不让我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于是在搜素引擎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翻墙。我自由了。

我看了一些网页,一些视频,一些书,以及一些故事。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屏蔽。

我开始反思和洗刷我从小接受到的大多数历史和政治教育,我开始对小学和中学课本上一些东西感到恶心。

那段时间我经常有一种发现真理的愉悦感,觉得自己与其他人不一样,甚至在心里嘲笑那些相信历史课本上一切的人。我洋洋得意,「翻墙」这一行为本身让我有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我看不起党员和公务员,觉得他们要么无知,要么阴险(如今想来真是偏激)。

后来,我又读了一些书,继续把自己接受的历史教育洗白,同时也不再过分相信墙外。

再后来,我翻墙出去仅仅是为了去YouTube看一些有趣的科技视频,某个院士的获奖感言,或者一些MV。或者去IMDB(现在已经解禁了?)看一些电影信息。我把Twitter和Facebook账号停用了,反正上面没有我的朋友,我不需要。我对政治完全失去兴趣,我只关心我真正热爱和感兴趣的内容。

现在,我基本不翻墙了,反正用学校的网可以访问任何我想访问的网站;即使需要翻墙,也是分分钟的事情。我早就忘了网络防火墙,仿佛它不存在一般。

我反对网络防火墙的存在,并不是因为它阻挡了信息——信息就像河流一样是无法阻挡的,即使你修建了大坝,河水还是有办法流走——而是因为它是愚蠢的。

我把上网的人分两种,知道防火墙的和不知道的。前一种人只要稍微有一点动手动脑能力,想出去非常容易;后一种人由于不知道,也就永远不会出去。问题是,即使没有墙,不知道墙的人还是不会到达有墙时被阻挡的那些地方。这样一来,墙的就成了无用的存在。

无用还不足以说明它愚蠢,它的愚蠢在于,一开始到达墙外的人会不可避免地相信墙外的信息。因为那是被人为主动筛选过的信息。越是隐藏,就越会被人觊觎。过度隐藏的信息的价值会被人高估。此地无银三百两,为什么要强调此地?「无法打开网页」就是一种「此地无银」的强调。此时网络防火墙就像是一到关卡,过去的人在偏见的道路走得更远(就像我曾经那样),过不去的人则停在原地继续另一种偏见。这两种偏见,都是恶。

就像是花了很多钱在河流上修了大坝,虽然没有挡住水,但是河流的生态也因此被破坏了。

Comments

心理公益网: 经历相似, 深有同感,过了愤青的年纪,不左不右。

王磊之: 受到压迫会更容易畸形,也即丧失本心。我们单位限制视频网站,不过限的都是老一批视频站,像弹幕还有本来就墙的一些视频站都还给力……

宋春林: 嗯,越来越开放是一个趋势。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网络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