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科学不是「双刃剑」

文/宋春林

如果要说我本科阶段有什么遗憾,那么对于科学、做科研这些事情缺乏深入的思考可以算是一件。尽管本科时我也做过一个很小的科研训练项目,但是直到我来中科院读研才开始对科学本身有所思考。学校引导的缺乏是一方面的原因,大学教育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一种技能和职业教育,对于这些理想化的东西几乎从不强调。这些东西说起来很虚无缥缈,我也尚且体会不到其重要性(尽管我知道科学哲学很重要)。就着这次《自然辩证法与科技伦理》写结课文章,我也来说说科学是不是双刃剑的问题。

要说明科学是不是双刃剑,首先要定义科学是什么。这个问题很大,大到可以写一本书了,英国学者查尔默斯就写过一本名为《科学究竟是什么》的书,在这本书里面,查尔默斯先生第一章说:

科学是从经验事实推导出来的知识。

解释一下就是:客观世界的事实是科学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归纳、总结出来的知识体系和规律方法就构成了科学。到了近代,科学还是一种社会建制,比如中国科学院、德国马普学会这样的机构,已经把科学研究变成了一种职业化的工作。本文不谈社会建制,只谈科学本质。

我以往的观点是,科学是一把双刃剑,因为科学的发展对人类既有利也有弊。最典型例子的比如核科学和技术的发展,虽然可以为人类带来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但是核武器竞赛和核泄漏事件也可能为人类带来灾难;还比如现代计算机和通讯技术的迅猛发展,虽然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是人类对于计算机的依赖可能造成人类智力和健康的退化;还比如转基因技术提高了很多农作物的产量,但是其潜在的生态和健康风险却还是未知的。现在看来,我之前的观点是非常浅薄的。虽然上面提到的弊端与科学的发展息息相关,但是现在我并不认为因此就能得出「科学是双刃剑」的结论。这种思维方式本身就是不科学的,科学只是导致那些弊端产生的原因之一,在运用科学技术的过程中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导致弊端的发生。认为科学是双刃剑,这种单因素归因模型是思维上的懒惰,思维上的懒惰某种程度上就是反智主义的温床。

再回到科学是什么的问题,科学本身是经验事实推导出来的知识,科学是客观的、规律的、可证伪的。稍微具备科学常识的人都能理解,科学本身是没有错的,科学本身肯定是好的,看看现在的世界就会明白。科学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弊端虽然与科学有关,但并不能因此就怪罪于科学本身而称科学是双刃剑,因为相关关系并不等于因果关系,更不等于唯一因果关系。比如犯罪分子拿枪杀了人,你不能怪罪于枪支制造技术的发展,法庭只能审判杀人者而不是枪,因为这种悲剧发生的关键在于人。科学之所以带来弊端,很大的原因在于人类对科学不恰当地运用。当面对这些弊端时,不去反思人类本身对于科学的使用方式是否恰当,却来怪科学是双刃剑甚至由此鼓吹反科学,是极其有害的。

在我看来,科学发展带来的问题,除了革新运用科学的手段和政策来规避之外,还应该继续发展科学,进行科学研究,因为科学本身的属性让科学具有一种纠错机制,这种内在的纠错机制可以保证科学自身不断更新和完善。科学方法不仅可以发展科学,还可以更新已经发展过的科学,扬其长避其短。所以,我对于科学的态度是积极乐观的,反对「科学是双刃剑」这种说法。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把科学本身当作双刃剑来看都是不妥的,原因上面已经讲了很多了。现在的社会风气是反智主义盛行,理性的声音被盲从、无知和偏见淹没,「科学是双刃剑」的说法只会给一些人提供了反对科学的证据。殊不知,反思运用科学才是应该做的事情,之所以看到科学带来弊端,那是因为科学发展还不够,而不是因此就要反对科学。真要说双刃剑,什么事情不是双刃剑呢?就连思考都有可能变成神经分裂,难道因此就要警惕思考这种行为?科学不是什么「双刃剑」,这种说法不科学。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科学  科研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