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锤子便签和锤子时钟

文/宋春林

昨天看罗永浩微博上说锤子便签和锤子时钟上线苹果App Store,我下载把玩了一番,初步感受是:除了UI格格不入的好看之外,其他方面都比较平庸,目前还无法替代iPhone自带的时钟和便签。

先来说一下这两个App的名字。英文名分别是Smartisan Note和Smartisan Clock,由于名字太长,所以在我的手机上就变成了「Smartisan…」和「Smartisan…」,自诩注重细节的老罗,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的手机系统语言是英文,所以我特意还在iPad上试了一下,中文名分别是锤子便签和锤子时钟,这两个名字没有类似的问题。但是这俩App难道只是给中国人用的?锤子手机马上就要发布了,千万不要叫Smartisan Phone,从传播的角度,Smartisan这个生造出来的单词对多数人来讲还是太难记、太难读了。

再说UI。我前面说是格格不入的好看,格格不入是因为这两个App强烈的拟物化风格在iOS 7极简主义的风格里实在太突兀。我并不认为iOS 7是所谓的扁平化,而是一种极简主义——这是我喜欢的风格,当初下定决心买iPhone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因为iOS 7这一套风格,淡化形式从而突出了内容。但是锤子这两个App的拟物化风格我也不讨厌,虽然格格不入但是非常精致,精致的东西总是可以打动人。拟物和扁平只是两种不同的风格,没有高低之分,但是罗永浩一直鼓吹拟物化的正确性、毫不留情地批评扁平化就不妥了。美或不美在人们的心中各有标准,没有对错之分。

     

锤子便签。由于iOS 7里面的删除是左划,基本上我用过的所有第三方App也都支持这个快捷方式。但是锤子便签我点进去发现左划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试了好几次才发现是右划删除。我知道,老罗的操作逻辑不就是因为左边有个夹子所以右划是相当于把纸条从夹子上取下吗?但是这种为了拟物来不惜对抗整个iOS 7操作逻辑的行为,在我看来是得不偿失的。没有提示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延续已有的操作逻辑而不是看到夹子想到右划。你以为左边有夹子所以右划这个逻辑很自然,但是习惯的力量更大,用户未必这么想。其次,锤子便签点进去一条笔记之后,居然不支持滑动返回笔记列表,这在我看来是一大硬伤。在整个iOS 7系统和多数第三方App都支持滑动返回的情况下,锤子便签居然还需要点按左上角来返回,实在是太不人性化了。最后,锤子便签不支持云同步。我经常会在手机便签上记下一些想法,有时候还在iPad上写挺长的文字,我需要它和我的电脑同步,永不丢失。锤子便签不能云同步,这就比iOS 7系统自带的便签落后了一个时代。

锤子时钟。我记得锤子ROM发布的时候,罗永浩还洋洋得意地说他们的世界时钟可以按照国旗来切换,但是过了一年多了这个iOS版本的时钟为什么还是国家名称来切换?虽然这个功能很少人用到,但是这是表现你们情怀的大好机会啊!其次,在易用性上,还是不及iOS 7系统自带时钟。具体的解释知乎用户罗晟的回答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很赞同这个答案。前面说UI好看,锤子时钟的某些交互也很讨人喜欢:比如下方四个功能切换时的动画柔和生动,给人很舒服的感觉;还比如计时器的拉环下拉设计,用起来很自然,是好看又好用的典范。

       

该批评的批评了,该赞美的也赞美了。总结一下:和iOS 7系统自带便签和时钟相比,锤子科技的这两个App在功能上还有差距,即使有独特之美,我还是准备卸载了。

发表于
分类 器物杂谈  标签 罗永浩  锤子科技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