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2014 年 5 月 25 日

文/宋春林

下面这些片段有一半是我之前记在手机里的想法,一半是我刚刚想出来的。还未写出长文,先以这样碎片的方式记录下来。


王小波说他21岁的时候是他一生的黄金时代,有好多奢望。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我早过了21岁,依然是黄金时代。我想创造,想变牛X,想姑娘,想旅行,还想发现更多有趣的人和事物。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是个高尚的人,比如路过室友电脑的时候目光从来都是主动回避他们的电脑屏幕,即使知道我看了他们也不会知道,我也会这么做。因为万一他们屏幕上的内容不希望我看到我却看了,那不是侵犯人家隐私么?


班上一有同学谈恋爱,其他同学就会嚷嚷着请吃饭,其实这样不好。人家恋爱了要去旅行,吃饭,看电影,开房……这些都会增加开支,你这让人家请吃饭不是趁火打劫么?吃饭庆祝可以,但是应该请谈恋爱的人才对。


我以后要是有幸结婚,绝对不会收什么份子钱,人家大老远跑来祝贺,还收人家钱,多恶心啊。就算不是大老远来,年轻人生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收钱实在是下作。就是不是年轻人,人家老人也有自己儿女要结婚要用钱啊。收彩礼这种传统陋习我是不会做的。大家聚在一起高兴最重要,扫兴的份子钱有多远滚多远。


有人批评鸡汤文只给汤不给勺子。我就奇怪了,说这话的人是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免费鸡汤都端到你面前了,你还怪人家不给勺子,谁有责任给你拿勺子?你就不能自己动手找找勺子?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没有任何人有责任给你汤又给勺子,自己又懒又笨就不要怪制造鸡汤的人了,爱喝不喝。


有些同学上了研究生还经常使用「绝对」「肯定是」「必然」这样的独断的词汇表达自己的观点,难道不知道这世界有谦逊这个词?难道不知道任何人都有错误的可能性?难道不知道你所知的世界只不过是真实世界的一粒尘埃?还有的同学,二十多岁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宇宙中心,学了统计学也不知道系统思维和整体思维——没有自我教育,学历再高也枉然。


书面表达观点时连用好几个感叹号的、口头表达观点时提高音量的,这种人我总是敬而远之,我相信他们是没有什么理性思考习惯的。


什么生活要努力、做人要勤奋都是虚的,有趣才是第一生产力。


努力的方向是什么呢?肯定不应该是名利,这太无趣了。就像吴喜之老师讲的那样,努力的方向应该是成为被需要的人、有能力奉献的人。强者被需要,因为强者创造价值,到了这一层境界,名和利自然而然会作为副产品到来。如果一个人身上没有任何东西是被他人所需要的,那他再有钱也是失败的。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