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浅谈女性主义

文/宋春林

写这个话题主要是因为夏季小学期选了一门叫做《女性主义电影与批评》的课,接触了很多新的东西。上课的杨老师来自北京电影学院,一个优雅而富有学识的老师,她讲课很有学院派的风格,对电影的解读入木三分,有趣而生动。

既然谈女性主义电影,那就离不开女性主义。我以前只听过女权主义而不知道女性主义,查了一下,这两个词的英文都是feminism,源起相同只是译法不同。在中文语境下,女性主义比女权主义的内涵更为丰富,学术上也更常用。女性主义围绕反对性别歧视、男权压迫等议题曾在西方掀起数次社会运动,对后来直至今天的社会影响深远。

其实中国社会几千年以来的父权社会结构对于女性的压迫和摧残是很严重的。古代的男性可以三妻四妾,女性却必须恪守所谓的「妇道」,丈夫如果死了,妻子一同赴死或永不改嫁还被视为美德;男性可以逛妓院寻欢作乐,一般的女性却必须对丈夫忠诚,一旦越界就会被整个社会不齿。这里面有一个很自私的双重标准,对于自己的妻子要求纯洁,对于青楼的女人却视为玩物;更惨绝人寰的是裹小脚,直到100多年前的清末民初才被废除。几千年里女性的存在只是为了满足男性的需求,一生都在服务和满足男性。更为荒唐的是,女性对这些压迫浑然不觉,并且在长时间里作为维护这种压迫的帮凶而存在,女孩生下来是被母亲缠足,教育女儿恪守妇道的也是母亲。

比起100多年前的中国,现在的社会进步多了,特别是最近的几十年,男女平等的意识深入人心,女性解放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现代社会人们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有人说这是道德沦丧、世风日下。我觉得这是社会进步。因为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大范围内中国的女性终于开始有了自我意识。这个自我意识很重要,古代女性被压迫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们没有自我意识,意识不到自己的权利所在。自我意识包括很多方面。比如选择男性伴侣的权利,古代中国都是男性选择女性,或者父母替女儿选择丈夫,现在女性有权选择男性,通过自由恋爱走向自己想要的婚姻,这已经是基本常识了。还比如支配自己身体的权利——所谓的性解放,去年北外几个女生在网上发起的「阴道独白」运动,我看到很多理性的声音在支持她们,感到很欣慰。还比如从只能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到「女人能顶半边天」的转变。这里除了西方女权主义运动浪潮的影响,中国内部的宣传也起了积极的作用,当年毛泽东说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男女平等思想的传播。

但是这些还不够,比如很多男性根深蒂固的处女情结,就业、求学中屡见不鲜的性别歧视问题,家庭暴力问题,以及很多女性本身的思想也不够解放。男权社会在方方面面塑造了女性,把女性物化。有一种男人的成功学叫做「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这句话说明男人已经把女人作为自己成功的一种装饰品和象征了。而且,不少女性对此习以为常并且还追求这样的生活,对自己的被物化全然不觉,有时候还会有意迎合这种物化,改变自己来取悦男权。说一个现象,现在一些女性的穿着为什么越来越暴漏?为什么国内各种车展上的车模都一个比一个穿得少?这真的是女性自己觉得美,还是男权社会赋予她们的审美取向?我觉得是后者,这种审美取向是男权属性社会加给女性的观念。我并不认为过度的裸露就是美,反而觉得是一种浅薄,一种屈服于社会男权重压下的谄媚。有的女性要说了,我就是觉得这样好看,怎么穿是我的自由。您当然有自己穿衣的自由,我只是从社会学的角度说明这件事背后可能的一个原因。暴露的本质出发点并不是美,而是潜意识里觉得男性喜欢这样,以男性的审美为中心。这种想法是男权压迫的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与女性主义是相悖的。

老师上课还举了一个例子,说现在在商场上基本买不到薄的文胸,几乎所有的文胸都是加厚的,这在夏天是极其不舒服的。加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显胸大,显胸大的目的无非是和上面说的一样,潜意识里迎合男性的审美取向。老师说她在问店员为什么所有的文胸都这么厚的时候,那个女店员以看怪物的眼光看着她。女性本身在思想上还需要解放,几千年的荼毒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完全过滤干净。

但是也有一些女权主义者,打着女权主义的旗号,其实是想凌驾在男性之上,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同样是不对的,女权主义的出发点是反对男权压迫,如果用压迫来反对压迫,那和男性压迫女性有什么分别?很多所谓的女权主义者只讲权利,却不知道权利和义务是相生相伴的。一边喊着女权主义、男女平权,一边却依赖着男人、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这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传统的男权社会家庭生活中,男人必须养家,否则就是没出息。从纯利益的角度来讲,成为女权主义者意味着有更多的责任和义务要承担。坦白说,这种情况下我会有些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会有一种「自私」的嫌疑,因为在女权主义的原则下本来属于男人的责任会有一部分转嫁到女性身上。不过,家庭生活实际情况复杂,每个家庭都有自己和谐的方式,不能单纯的讲女权主义、男女平等。

课堂上老师给我们放了经典的女性主义电影《安东尼娅家族 Antonia’s Line》,影片讲述了一个乌托邦式的故事。故事背景是二战以后,安东尼娅以及她的女儿们在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乡村,做出了很多当时看来惊世骇俗的事情。一群远离男性世界的女性,他们中有痴呆女孩,有神童,有怪异的「狼嚎女」,多数都是普通人,虽然姿色平平但是都非常优雅地生活着。

电影里有几个人物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个智慧老人克洛克·芬格,独身,知识渊博,读尼采和叔本华,可以说是男人理性的代表,但是他确实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说「最好的是不要出生,次好的是早点死去」。最终的结局是自尽。颇具象征意义,男性世界的理性、智慧,在这部电影里成为了一种走向没落和死亡的姿态。还有那个总是在月圆之夜对着月亮嚎叫的怪异女人,虽然她月复一月这样的做,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反正她就一直那样做了,一直到死。她突兀的存在并没有成为被排挤的理由,在电影塑造的世界里,即使像她这样「不一样的存在」,也被接纳,在死后有了自己的爱情,「他们不共享一张桌子,他们不共享一张床,现在他们共享一个坟墓」。还有安东尼娅的女儿,想生孩子却不想恋爱和结婚,于是去城里物色了一个男人,和他做爱,最后自己独自生育并养大孩子。这种意识和行为在传统社会看来是大逆不道,电影里的她们却是如此自然,安东尼娅也支持女儿这种行为。为了生育而生育,为了养孩子而养孩子,完全独立于男性世界之外。安东尼娅的女儿生下了自己的女儿,这个小女孩几岁就表现出惊人的天才,思想上也非常早熟,最后成为大学教授。这是一种宣战,谁说女子天生不如男?这里就有这样一个天才女孩,生下来就超越很多男性。她们独立而善良,并且充满智慧。

影片主要着墨于女性主义,处处充满象征,传达着冲破男权压迫、女性独立的信息。比如所有出生的孩子都是女孩;作为正面出现的男性都去掉了大男子主义的锋芒,以好男人的形象而存在;多处描写死亡,女人都死得安详幸福,而两处男性的死亡一个是因为悲观而自杀,一个因为乱伦强奸被村民打个半死,最后被自己的兄弟溺死。虽然电影所构建的世界非常理想化,但是刻画出来的那种独立思考、有独立自主权利的女性形象给人一种「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假如把她们放在现时的中国,恐怕是不会被社会大众认可和接受的。不仅是因为我们缺乏女性主义的土壤,还在于缺乏对于「不一样的存在」的忍让和接纳。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女性主义  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