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禅者的初心

文/宋春林

把铃木俊隆的书《禅者的初心》看完了。在汉语里讲到「初心」往往指的是过去最开始的心,最初的心,所谓「不忘初心」。但是在这本书里,初心指的是「初学者的心」。特地查了这本书英文版的书名是「Zen Mind, Beginner’s Mind」,beginner即初学者。

书的开始专门解释了何为「初心」:

禅修的心应该始终是一颗初心(初学者的心)。那个质朴无知的第一探问(「我是谁?」)有必要贯彻整个禅修的历程。初学者的心是空空如也的,不像老手的心那样饱受各种习性的羁绊。他们随时准备好去接受、去怀疑,并对所有的可能性敞开。只有这样的心才能如实看待万物的本然面貌,一步接着一步前进,然后在一闪念中证悟到万物的原初本性。

不仅仅是禅修的人,一个对未知充满好奇、不断探索新事物的人,他的心也应该是初学者的心。初学者的心不会有先入为主的成见,内心有巨大的空间来装进新的东西。初学者的心是开放的心,不预先排除任何一种可能性,随时准备接受和怀疑。惟其如此,才能触到事物的本质,否则接受的只是不完整的事物和肤浅的表象。

日常生活中,如果能保持这种初心,或许就能少一些不快,多一些和谐。比如在评判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的时候,不应让已有的偏见阻碍了自己的判断,能够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不一样的东西。书中写到聆听他人说话的方式:

听别人说话时,应该把所有的成见与主观意见摆在一边,就只是聆听对方说话和观察他说话的方式,不可以有太多对与错、善与恶的价值判断。我们应该只是聆听与接纳,这才是我们与人沟通的正确方式。

所以很多时候与人争辩是一件挺没意思的事情,双方各执一词,拼命寻找支持自己观点的论据,从来没有聆听对方理由的心态,也绝不认输。争辩不是为了沟通,不是为了彼此进步,仅仅是为了粗暴地压过对方,维护自己的狭隘和思想独裁。有益的沟通应该是保持初心,既看到自己的论证,也看到他人的理由。人总是容易被一些成见蒙蔽了自己的眼睛,自己阻碍了自己的视野。保持初心,才能在漫漫人生路上充满奇迹,充满发现。有初心的人会尽情品味每一天、每一刻,总是可以发现乐趣。

保持初心,尤其不应该骄傲。即使自己做得很好,取得了成就,也不应该骄傲,因为这是多余的成分。多余的成分加在身上,会沉重,会蒙蔽,会失掉初心。人之所以会骄傲,是因为给自己的前进设了限,一旦突破了这个限制,就会骄傲。最好是不设限,这种限制也是多余的,一切多余的东西都应该摒弃。

书中写修行有四种境界:

最高境界是修行时没有快乐的感觉,修行的人只管修行,忘掉了肉体与心灵的感觉,也忘掉了自身的存在;次一等境界是在修行时感到一点点肉身的快乐,这种快乐也是修行的目的;再等而下之的境界是在修行时会同时感到精神与肉体的快乐;最低的一种境界是修行时既无思想,也无好奇心。

这让我忽然想到了老罗说的「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有相似的深意。最好的状态是一种沉浸的状态,做到忘我忘物,不求其他。曾在一个讲座上听一个老师讲到,名利与成功最多是副产品而非目标,也是类似的意思。在我看来,人首先要能够有自己热爱的事业,创造价值并被他人需要,然后成功这些事情会自然而然地到来。

Comments

屠龙: 创造价值并被他人需要,有时候决定权不在我们的手里

发表于
分类 电影与书  标签 国产电影  科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