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一位工程师

文/宋春林

我很喜欢这次来贡嘎山给我们安装仪器的工程师。专业技能就不说了,技术过硬,经验丰富,工作上有完美主义倾向。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备用的数据采集U盘没有找到,他说饭都不想吃了。

有时即使不是工作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只要做得不够好,他都会给我们指出来。比如这次他们负责安装的是涡度相关设备,但是看到气象设备的太阳能板没有装好,或者铁塔的大小缺陷,他都会给我们指出来。真诚地希望自己所看到的东西都是完美无瑕的,这种人很少见。多数人都是自个儿管自个儿的事情,世界的美丑好坏与他无关。而也有的人对于给他人「挑刺」心存芥蒂,所以对瑕疵保持沉默。对于这种「爱管闲事」的工程师,我很喜欢。

我喜欢这位工程师还因为其他的方面。比如跟他交流完全没有任何代沟之类的隔阂感。他思路清晰,见地深刻,我完全没有觉得他落伍于这个时代。之前我就发现有些人虽然年龄看起来很大,但是你在他们身上会感觉到一种清新的朝气和活力,并不觉得他们不年轻。在北京的时候英语老师Tom是这样的人,《女性主义电影批评》课程的杨老师是这样的人,这位工程师也是这样的人。我觉得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开放的心态,无限的好奇心和学习的习惯。思维封闭、没有好奇心、不爱学习,即使是很年轻的人也会让人觉得寡淡无趣。所以保持年轻的秘诀就在于学习,由好奇心驱动学习,心态自然不会封闭。

这位工程师对新奇的事物充满热情。我陪他以及他的助手一起到野外安装仪器时,他会经常问我一些问题,有时候是在上山下山的车上,有时候是休息之余。他会问我某种植物的名字,某种自然现象背后的原因,或者仅仅是当地的一些情况,永远保持初学者的心态。

工程师并不是粗线条的人,相反,他会对着小虫子拍照,看到野草莓也兴奋,也会跟我们聊电影和音乐。拍了好看的照片,会跟我说,宋,把你的AirDrop打开我给你传照片。当然他也会开玩笑,用一张特写照片骗我说是在3000米海拔发现的香蕉。

这样的人,大概就是有趣的人。

人无癖不可与交,人无趣也不可与交。有趣的人有各自有趣的方式,无趣的人却有很多共性。比如思维闭塞,思想偏激,非黑即白,坐井观天。这样的人说起话来也是一股子陈旧气息,我不喜欢。无趣的人断然不会独立思考,因为他们懒且笨,不愿意求新,只愿意轻轻松松人云亦云,而人云亦云本身就是极大的无趣。他们也学习,但是他们多数是带着功利的目的去学习。从来不会说因为自己喜欢才去学。他们有自己的快乐,低级的快乐,懒人嘛,所以不会付出劳动去获取高级的快乐。无趣和笨似乎是有相关关系的,大部分笨人都比较无趣,而聪明人多数是有趣的。所以我也很喜欢聪明人。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有趣  贡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