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文/宋春林

《猩球崛起:黎明之战》是我今年到目前为止看过的最好的电影,没有之一。

影片讲述了一个有关信任与背叛,有关战争与和平的故事,寓意深长,很值得玩味。由于影片中的猿类已经进化的相当智能了,因此下文和电影中一样,第三人称不用「它」这个字。

人类马尔科姆和猿类首领凯撒之间的信任是整部影片的亮点。虽属不同生物类群,两人(猿)骨子里热爱和平以及博爱的精神是一致的。独闯猿类领地,是马尔科姆相信凯撒并非凡猿;而协助马尔科姆维修水电站是凯撒对马尔科姆以及人类的理解。一些细节比如凯撒的小儿子和马尔科姆一家人一起玩耍,马尔科姆的妻子为凯撒的妻子治病,马尔科姆的儿子和凯撒的一员手下一起读书,这些美好的场景都在传达一个信息:人类和猿类是可以和平共处、相互信任的。这个星球不仅仅是人类的,也是其他生物的,任何种群唯我独尊的狂妄都是愚蠢的。

眼看着就在事情要向好的方向发展——人类获得能源,猿类安居乐业,二者互不侵犯的时候,剧情急转直下。表面上看是科巴这个败类搞的破坏,实际上人类对此也有责任,这是当年人类对猿类的暴行留下的恶果,也是人类中一小部分种族主义者的导火索引发的。有的猿类选择宽容,比如凯撒,而科巴这类则选择开战复仇。

科巴是个悲剧角色。他曾被人类囚禁做猿体实验,受尽折磨,所以他内心对人类是极其憎恨的,以至于失去了理智,为了达成自己毁灭人类的私心,不惜试图谋杀其首领凯撒,烧毁自己的家园,并以此栽赃人类,挑起战争,可谓猿中败类。他利用他人对他的信任伤害他人,这是最可恨的。抢人类军火库的时候,在那两个看守面前先卖萌取得信任,然后抢来武器杀死人类;猿类信任他,所以他成功挑起猿类对人类的仇恨,把大家带入战争。他也是残暴的,对于反对他的猿类直接处死,违背猿类从小被教导的「猿类不杀猿类」原则。可笑的是在凯撒杀他的时候他还用「猿类不杀猿类」来请求免死,自私本性暴露无遗。凯撒不愧是领袖,一句「你不配做猿类」终结了他。科巴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可怜更可恨。曾经伤害他的人类固然有错,但自己修为不好又蠢的不行就是自作孽了。就像一个人出身不好自己还不努力,最后混得差不能只怪出身吧?

利用他人的信任,制造事端,煽动无知群众,科巴谋反和挑起战争的手段与人类如出一辙。把这些放在猿类身上,格外戏剧化,仿佛是一面镜子,映照了人类自己。我感觉导演是在讽刺那些愚蠢的人类,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战争狂人。

凯撒则是一个真正的领袖,虽然错误地信任科巴,但是他无疑是具有理性的。人类在他的领地伤害了猿类,他压制怒火放走人类;人类需要在他的领地维修水电站,他挡住属下的压力,帮助人类获取生存所需的能源。而他做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什么高尚的原因,他只是顾全大局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种族。追根溯源,大概是他曾经被人类优待过,不知道要是把他和科巴换个位置,他会不会变得和科巴一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每个家庭里都有相亲相爱的家人。基于这点,我觉得那些挑起战争的人无疑都是无比邪恶的,因为战争里面死去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推己及人去恶意伤害他人及他人的家人,不可原谅。在最基本的爱这点上,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个人是反对一切战争的。

猿中有一个败类科巴,人类里也有一些反面教材。比如一同上山的那个「混蛋」,对猿类有很大的偏见,觉得他们只是恶心的动物。估计在人类的范畴里他也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不过他最后没有好下场,被科巴打死。所有的偏见都源于无知,如果他有了解猿类的生活,估计会理解他们,当然,假如他是正常的话。同样的还有旧金山市的头头,他的扮演者就是蝙蝠侠系列里面的戈登警长,姑且叫他戈登市长吧,一口一个「他们是畜生」,种族歧视深入骨髓。从这点来看,作为人类的领袖,他比猿类的领袖凯撒差远了。

影片的最后,镜头给了马尔科姆和凯撒抱头道别这一幕很长时间,这是无奈的一幕。两个类群在家园、家人、爱这些方面几乎一致,本可以成为邻居和朋友,却不得不同室操戈。无论哪一方打赢了,双方其实都输了。

发表于
分类 电影与书  标签 科幻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