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从一件父亲教育儿子的小事说起

文/宋春林

在贡嘎山。有一次我上山采样,和一父一子同乘一趟缆车。缆车经过森林,父亲说,儿子,看这松树多茂盛,回去写到作文里面!我纠正他说这不是松树,是冷杉,寒冷的冷,杉树的杉。父亲讪讪地说,噢,是冷杉。缆车走到海螺沟一号冰川上的时候,他又说,儿子,你知道吗,这冰川以前是河流,几万年前气候突然变冷一下就把河冻成冰川成了今天的样子……我无心再纠正这个荒谬的解释了。

无知者无畏。这是我当时所能想到的。我不明白这位父亲在向自己孩子传授知识的时候为什么会如此想当然,不经验证,信口开河,难道就不怕自己会因此误导孩子?是为了在孩子面前炫耀自己「渊博多知」?若是这样那这位父亲的心智该是有多不成熟。还是仅仅习惯性的不严谨,认为自己所理解的世界就是绝对正确的世界?这样也未免太过狭隘。

人只有知道自己有所不知,才算在思维品质上合格。我小学的时候很聪明,随随便便成绩就数一数二,当时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会算算术会写作文,还懂自然、社会,以为世界上的知识自己都学得差不多了。直到小学快毕业的时候一位老师说,要是把世界上全部的知识比作一桶水,那你们现在学的只不过是把桶底润湿了一点。当时对这个说法感到震撼,心想我可学了七年(我们那里的小学是一年学前班加六年小学)怎么着也得有点水吧,才润湿一点,这可能吗?现在想来这位老师说得对。甚至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只是「润湿了一点」,因为未知太多,所知太有限。

小的时候,院子里乘凉赏月,我用手指指月亮,父母告诫我说月亮不能指,否则半夜月亮会来割我的耳朵。当时我年纪小,还没有思维能力,立刻被吓得不敢指了,甚至一度担心自己之前指过的月亮会不会跑来报仇。他们这样说显然是不对的。月亮当然不会跑来割小孩的耳朵,他们这样说,一方面为年幼的我建立了错误的认知,另一方面也给我造成了心理上的压力,实在是多余。为人父母,更应该知道自己的局限,确保给孩子最接近正确的答案。任何时候面对孩子提出的问题,正确的做法都是经过思考和验证之后再给答案,并且告诉孩子其他可能的答案,而不是随口给出不准确的答案。这种行为本身也是在传达一种思考的方式,这也是学校教育里所欠缺的。

Comments

王磊之: 女人让你没时间写文章了^…^

宋春林: 其实也在写,只不过没有公开……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