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做头发

文/宋春林

我上次做头发还是高中毕业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高考结束了,我就把头发给烫了。那个有1%杀马特味道的发型被我带到了大学,后来有同学告诉我我的发型一开始甚至给她留下了不良少年的印象,看来发型还不能随便折腾。当时我还拍了一张照片,被后来的好基友王磊之在我空间看到,嘲笑了我这个发型好几次。

后来头发剪短了,大学期间也就再没做发型了。一方面是麻烦,做头发一般都要花费几个小时,平时打理也是各种繁琐,我不太想在头发上花费更多的时间,所以为了求简单就一直短发平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不知道该怎样给理发师说,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发型。我以往的经验是他们总是不能按照我想的意思来剪头发。我说剪短一点,重音在「一点」,他们则只听到了「短」;于是下次我说剪掉现有长度的三分之一,剪完一看只留了三分之一;后来我就干脆说修一下或者随便剪,每次剪完还是不能尽如人意。由于我脑袋的形状不好,剪得太短总是不太好看,所以每次我剪头发向理发师传达信息的原则是不能太短了。

但这终究不是我最想要的发型。仪表很重要,而头发坐镇脑袋之上,重要性更不言而喻,我以往那种马马虎虎的态度是不行的,于是琢磨着换个发型。

这次出差回成都,机会来了。剪头发的时候我找了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理发店,里面人挺多,于是我在沙发坐下来刷着知乎,等待洗头。过了一会有人喊我可以洗头了。进屋,躺下,洗头的小伙子揉面一样各种动作轮番上阵,挠得我舒爽过头了,感觉怪别扭的。我实在没耐心了就问:怎么还没有洗完?洗头的小伙子说:我们洗头的标准时间是40分钟,后面还有按摩。我说:行了,别按摩了,我要马上结束洗头。这才开始正式的剪头发。

发型师问:怎么剪?

随便。我酷酷地说。其实我本来的目的是想烫个头发的,但是我觉得他们肯定会给我推荐的,我被动一点可能最终收到的效果会更好,于是就不提烫头发的事情。我是这么想的,要是他们主动推荐我做头发,那他们肯定会更用心。虽然都是付钱办事,但是要求别人做和别人主动给我做是不一样的,后者的主观能动性更强。

发型师也没多问什么,就开始剪了。过了一会不出所料,他开始强烈建议我把头发烫一下。正合我意。聊了一会细节之后我问,烫头发要多长时间?

一个多小时。

时间也不是太长,那我就烫。

上了药水,一堆夹子在我头上捆稻草一样把头发夹成一缕一缕的,然后一个加热的罩子风火轮一样在我头顶上前后左右旋转。

理发店有电脑,凡是烫头发的可以免费上网。本来还想装会逼用Google Scholar查查文献的,结果Google访问不了。于是我打开多看阅读开始读最近买的一本书。

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中间洗过两次头,换过药水和夹子,最后花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完工,我也把多看上那本书看完了。要不是可以用电脑,我肯定会质问他们的时间观念表示一下不满。

发型师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我也很满意。

终于不用再顶着之前那个一成不变的无聊发型了。

Comments

王磊之: 怎么不上个图啊,赶紧的。微信上也行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