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iPad 的多余

文/宋春林

买了 Mac 之后,我发现我不再使用 iPad 了。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两个不同属性的产品发生了替代关系。

细想之下,现在对我来讲 iPad 真是一个尴尬的存在。论生产力,它远比不上笔记本电脑,虽然之前我在 iPad 上也写过一些东西,Mac 键盘的体验还是完胜;论续航,RMBP 甚至更胜一筹,轻度使用十几个小时都没有问题;论便携性,RMBP 也很轻薄,我出门背着 RMBP 也不觉得有多重,拿出去开会听报告很方便。再加上前两点,现在 RMBP 反而是我最常用的床上设备,以前这个设备是 iPad。所以这导致的结果是有了 RMBP 之后 iPad 被我放在办公桌抽屉里几乎不再使用,它成了一个多余的设备。

在研一的时候我经常拿 iPad 上课,看课件,做笔记,那时觉得方便。现在想来如果那时候我就买了 Mac,那我肯定不会用 iPad 了。Mac 输入方便,屏幕优秀,无疑是更好的选择。要是我当时的笔记本电脑各方面再优秀一些,达到 Mac 的水准,我也不会使用 iPad。

iPad 的优势在于阅读,现在这点也不复存在了。对于 PDF 文件,我直接在 Mac 上阅读,视网膜屏看起来很舒服,做标注也比触屏来的方便。非 PDF 的书籍,我还有 Kindle,更轻的重量和更好的续航,专注于读书。唯一的缺点是多看、豆瓣阅读、字节社这些阅读 APP 不能在 Kindle 和 Mac 上用。好在我还可以在手机上使用,所以现在我觉得我需要一个更大屏幕的手机,5.5寸的 iPhone 如果能装进我的牛仔裤裤兜,那就是它了,妥协一下4.7寸的也不错,现在4寸的屏幕就太小了。

加上我不玩游戏,只看少量美剧,iPad 对我来讲就真的是多余了,所以我把 iPad 卖了。在找到使用 iPad 的理由之前,我大概不会再买了。

发表于
分类 器物杂谈  标签 Mac  i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