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报账

文/宋春林

「这次出差的补助你自己去报吧。」老师把课题本给我。

「好,那我就自己报。」这貌似是我研究生入学以来第一次自己去报账。之前出差的补助都是老师报出来直接给我钱。

报账始于发票,首先要准备好发票,要以正确的方式贴在发票粘贴单上;其次要在网上报账系统申请,打印出报账单;然后还要准备出差申请表和出差行程表。出差申请表我早就准备好了,研究生部和负责课题的老师已经签字了。出差行程表填好,找负责课题的老师签好字,材料就准备完了。

高高兴兴来到财务室,递上材料,「老师,我报出差补助。」

财务室的老师用疲惫的双眼瞅了瞅我的材料,「张老师审核过了吗?」

「还要审核?您不能现在审核吗?」我问。

「当然不能了,张老师要签字的。」她已经开始怒了。

找到张老师办公室,屁颠屁颠跑过去,结果张老师居然不在。只能等了。

第二天再次去找张老师,运气不错,她翻了翻我的材料签了字。看来材料是没问题了。

又跑到财务,交上材料。还是那个老师,「年前出差补助都不能报了,过完年再来吧。」

我%¥#您大爷的,怎么不早说?没办法,只能回去。

一个月后,过完年开学了。 开学第一天我一来到办公室就看到了桌子上上一年的报账材料,于是又跑到财务。这次材料总算是交上去了,心想过不了几天就可以领到补助了,心里美滋滋的。

一个星期以后,我登录网上财务系统,居然还是待审核状态。于是跑到财务,一问才知道材料有错误,还有两个领导没有签字,一个是野外台站站长,一个是科技处。我很想问,之前老师不是审核过了么?有错你们怎么不通知我?

想想还是算了,看财务的老师也蛮辛苦的,每次去她都灰头土脸的,桌子上材料堆积成山。我拿上材料继续找领导签字。站长在,但是科技处老师开会去了,报账的单子又回到我的手上。

前几天终于找到科技处副处长签了字,应该没有什么错了。但是依然不知道这次账还要多长时间才能报出来,现在我的材料还是「待审核」状态。

本来,出差多少天,该发多少补助都是一定的,买了东西开了发票花多少钱也是一定的,为什么要人为制造那么多的流程呢?一句话,就是怕科研人员科研经费腐败。所以现在的报账制度设计的初衷就是「有罪推定」,首先假设大家都是有贪腐倾向的,然后从各个环节防止腐败。

去年看到某报纸报道科学家挪用巨额科研经费的,给大家的印象是学术界腐败的不成样子了。要我说,现在的科研经费不是管得松,而是管得太严了,简直是把科研人员当贼防着。本来科研工作者申请的经费到了单位上应该有自己一定的自由去使用,实际上是申请到了经费也不能自由使用,还必须通过报账这一关才能拿到有限的经费。虚假报账挪用经费的当然有,但那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数科研工作者忙的根本没有那个精力去骗钱。现在的情况就是束缚太多,可能确实减少了科研经费腐败的可能性,但是代价就是为每个人制造了太多的麻烦。

要我说,最简单的报账流程是这样的:网上申请-给发票拍照上传-审核-钱打银行卡里,这才是应有的简单流程。报账由财务人员把关就可以了,报个出差补助要去六个不同的办公室找6个领导签字,麻不麻烦?假出差骗差旅费的怎么办?公开发票和报账信息,一旦发现虚假的严惩。出差天数造假怎么办?解决办法还是信息公开。更进一步的解决办法是提高科研人员待遇,科研是一个职业,理应有较高的收入,否则科研工作者尊严何在?收入高了,大家谁还有闲功夫冒险去骗钱?

Comments

嘚啵嘚的博客: 糟糕的制度啊。

民工: 深深的体会,报账是永无止境的猫于老鼠。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科研文化  科研经费  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