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这漫长的路

文/宋春林

你想到了一个 idea,95%的情况下可能别人已经想到了,甚至可能已经做出来了而且做得比你想的还要好。

假如你的运气足够好,终于想到了一个还没有人做出来并发表文章的 idea,可能是方法的创新,可能是研究领域的开创,也可能是对前人的研究进行推翻、重建,刚好运气很好有钱也有团队来做这个事情,准备开干的时候(此时应该祈祷别人没有在做类似的事情)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可以参考的前人的东西少的可怜,如同老虎吃天——无处下爪。这就是创新的难处。

再假如你聪明又努力,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研究成果,准备写成论文发表或者申请专利的时候,突然一查文献发现别人已经在同样的研究领域发表了相关论文——你费了半天劲还是晚了一步。因为当年你想到这个 idea 的时候别人已经想到了并且开始做了。

以上可能是科研路上经常会碰到的状况。看起来令人沮丧吧。

我有时候也会处在这种焦虑中,因为我做的东西只不过是在模仿、重复别人已经做过的类似的东西,唯一可以聊以慰藉的是我的领域是地球环境科学,这一块因为地域差异性换个地方研究即使是类似的研究总会有得到不一样的东西。不管是读研究生还是做科研工作,至少要跟别人做的有差别,因为如果是完全一样的重复性研究就完全没有意义了,无法为学术界有所贡献那就是在生产垃圾。人人都想做原创性的研究,但是正如开头所说的,你是很难原创的。你以为自己是原创的时候,很可能是因为文献检索不充分。所以为什么研究叫 research 呢,就是要 search,search 再 search 才能开始做研究。

科研上也是有马太效应的,富矿就那么几个,大家都不傻,都想做出新东西或者不一样的东西。越早抢占高地的人就越活越滋润,成为领域大牛,失去机会或者走得太慢,那就有可能被别人抢了先机,再无法翻身。最终就是强者愈强,弱者恒弱,20%的人做出了学术界80%的贡献,剩下80%的人只能吃残羹剩饭。

这些都是常态,这还只是科研本身带来的沮丧,科研工作微薄的收入、长期的孤独、他人异样的眼光、无休止的隐形高压,哪一个都不轻松。

然而,路总是人走出来的。虽然科研发展到今天已经很难有重大科学发现,但是小修小补总是需要的,探索的旅程是无穷无尽的。一方面,找到有价值的研究越来越难,另一方面,期刊还在办,论文还在发,专利还在申请,就好比你已经知道那里在盖一座新房子,必然会有很多人去添砖加瓦,那么为什么其中没有你的贡献?学术界的位置即使不增加也会还有很多空位在前面,别人可以占得一席之地为什么你不可以?上面的困难是所有人都会面临的困难,你一点也不孤独,唯有独辟蹊径不断挖掘直到找到富矿。

这漫长的路。

发表于
分类 学术科研  标签 研究生  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