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不算总结的总结

文/宋春林

从2013年7月1日入所到今天,我硕士阶段生活正式结束了。尽管不那么精彩纷呈,在这个时候还是应该来一个总结。

大事记

2013年7月和8月,入所并参与课题组的工作,工作内容是野外采样,第一次见识了四川贡嘎山,一见倾心。

2013年9月到2014年6月,在北京的中国科学院大学进行为期10个月的基础课程学习,其间建了这个博客。

2014年7月和8月,回到成都,开始野外仪器安装和采样工作,并开始处理原本打算硕士阶段做的东西的样品。

2014年9月-10月,开始准备硕士开题报告,继续处理样品。投出第一篇文章。

2014年11月,硕士开题。投出第二篇文章。

2014年12月到2015年3月,基本没做什么有成效的事情,看文献,听报告,处理样品,转博申请和答辩。寒假过后第一篇文章接收。

2015年4月到6月,和导师讨论之后开始博士课题的采样工作,一共跑了差不多上万公里路,基本完成了采样工作。其间第二篇文章被接收,收到博士录取通知书,提交了一个专利申请。

关于科研

这是一件很辛苦,有乐趣,性价比极低的事情,需要付出巨大心力和时间,会有打击、挫折、困难和失败,但是如果有快乐也是无与伦比的。这个行业看似入门门槛很高,但也没有那么高大上。它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可以温饱但不能大富大贵。这些就是我现在对于科研这件事的理解。我对自己的期待就是能够有所发现,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对学术界有所贡献,哪怕只是一点点。

把科研作为职业真的是需要很大的兴趣的,否则做实验、看文献、写文章、出差、申请项目、报账这些事情每一件都会觉得痛苦。我一直相信乐趣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成就感,把一件事情做成功就会开心,不断地成功就会产生兴趣。

现在科研岗位都越来越少,还有各路海外留学的大神回国抢饭碗,我们这些在国内读博的渣渣以后想要从事科研工作是很难的。或许读博结束之后可以去国外读个博士后再回来。又或者仅仅把读博士当做一段经历,以后去当老师也未尝不可,这几天作为我们所夏令营的招生助理,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和年轻学生打交道的。

关于文章

我虽然发了两篇文章,但是都是中文,文章接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并无太大欢喜,因为这是我觉得自己理所应当做到的。要知道,有某位硕士师兄硕士三年发了5篇 SCI 文章,三篇一作两篇通讯,我还差太远。文章这个东西,有了就会有安全感,没有就惶惶不可终日。尽管有人批评不能只看文章,内行人都知道,多发、多发好文章才能在学术界立足。任何一个想在学术界求职的人,简历里面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 publications list。不仅仅是求职,科研单位和大学里申请项目,评职称,拿奖金,文章都是最重要的权重之一。其实国内的科研工作者 SCI 文章不是发得太多,而是太少,我看过很多国外学者的个人网站,publications list 都是一长串,远超国内很多学者。做科研的目的不是为了发文章,之所以要发文章是因为经过同行评议的文章是科研成果最重要的展示形式之一,也是最好的传播形式之一。说得高尚一点,为了推动整个人类科学的进步,做了东西有了进步就一定要写文章发表,否则没有人知道你的进展,万一别人重复了同样的工作岂不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关于读研

最大的感受是累。我回所这一年来经常出差,一开始很喜欢很兴奋,后来就不那么情愿了。不仅仅是工作本身累,一个人在苦苦摸索而无果的时候,真是身心俱疲。但是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我没有时间约会,没有时间找女朋友,也没有时间去旅行。实际上我对旅行的兴趣已经不大了,我的工作就是要到处跑。总之就是个人生活被压缩很多。

读研最喜欢的部分当然是自由,我的导师是放养式管理,基本就是不管我们。因此在完成特定任务的前提下自己的学习、生活可以自己安排,可以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比如看闲书、看电影、跑步。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这两年我学习了 R 语言,也接触了 CSS 和 HTML,感觉挺有意思。R 语言已经成为我做统计分析和作图的主要工具,还会继续学习和研究。还想继续自学 Python和网页语言,网络时代唯一阻止人学习的就是自己的懒惰了。

焦虑还是经常有的事情,比如为什么同样在国内别人可以发 Nature 而我连一篇普通的英文文章都发愁,还比如导师给我推荐的这篇文章讲的什么东西我怎么都看不懂,再比如哪个同学买房了而我最快也要等三年才能毕业工作,那时我接近三十岁事业却刚刚起步……这些焦虑可能还会继续。

两年来,发过文章,拿过奖学金,谈过恋爱,失过恋,去过青藏高原,翻过很多山,跨过很多河流,整体而言还是充满快乐的。还有三年,沉潜下来,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