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青海出差记

文/宋春林

火车从成都出发,往东北方向驶出四川盆地,然后又转向西北方向,经陇南、兰州、西宁,最后到达青藏高原第二大城市格尔木。这是进入青藏高原的起点。

严格来说格尔木并不属于青藏高原,而是在柴达木盆地和青藏高原交界的地方。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500米,而格尔木的海拔不过2800米,相对于青藏高原简直太低了。格尔木又称「盐湖城」,因为这里有面积为5856平方公里的察尔汗盐湖,从西宁来格尔木的一路上就可以看到很多晒盐场。从格尔木进入青藏高原腹地,除了青藏铁路的终点拉萨之外再无大的城市,所以格尔木担负着补给青藏高原腹地物资的重任。格尔木周边都荒无人烟,土地贫瘠,据说正是因为青藏铁路的修建才在荒凉的隔壁上起来的,生产生活物资多依赖外界。

在格尔木休息了两天之后,我们一行四人开始上风火山。风火山是中铁西北院风火山观测站所在地,海拔4700米,站上的冻土科研工作曾为当年青藏铁路的成功修建立下汗马功劳,如今作为一个观测试验站,有很多我们课题组的样地。从格尔木沿G109国道一直走便可到达,G109紧靠著名的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所以沿途还可以看到藏羚羊和黄羊,除此之外则毫无生机,到处都是荒芜的颜色。路上时不时看到骑着自行车、摩托车的人去往西藏或者从西藏回来,也有走一步匍匐地面磕一个长头步行前往往西藏去的虔诚信徒。

荒凉,这是青海给我最大的印象。由于海拔高,气候条件恶劣,唯一可见的植被是草,还有很多地方寸草不生。尽管已经是6月份,到达风火山的第一天晚上就下雪了,早上起来山坡上白茫茫一片。白天出太阳,十几公分厚的雪在光和热的作用下迅速融化。有意思的是,这里的冬天是不下雪的,因为冬天尽管严寒却没有水汽输送,所以只有在这个季节才会飘雪。

第一次来这么高海拔、氧气稀薄的地方,高原反应是不可避免的。晚上睡觉的时候头痛欲裂,如同晚上喝醉酒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的感觉,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这种情况持续数天直到我登上开往西宁的火车才迅速好起来,因为青藏铁路上的列车是全程供氧的。这让我不禁佩服当年修建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的人,不知道这条路下埋葬了多少他们的尸骨。

即便条件恶劣,山上还是有居民,我们观测站附近就有一家藏族人,他们依靠放牧为生,过着传统的游牧生活,享受国家政策补贴,非常富裕,仅牲畜资产超过百万。他们的孩子并不上学——实际上在这里连学校也没有,仅在家接受家庭教育,学习游牧生活所需技能。

在高原上待了3天,人都说青藏高原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要我说这里是离地狱最近的对方。不仅环境恶劣,人烟稀少,物质贫乏,每分每秒由于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疼也很考验人。在高原上我没办法洗澡和洗头,因为水很宝贵,而且天气太冷,一旦感冒加上高原反应可能后果很严重。吃的东西也非常粗糙,实际上由于高原反应也没有什么胃口。回来是从沱沱河车站上车,刚上车外面就飘起鹅毛大雪。所以我在朋友圈戏称「这是一趟开往夏天的火车」。

一上火车头疼就好起来了,我第一次意识到氧气的重要性。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旅程,我终于回到了成都。

Comments

嘚啵嘚的博客: 一路向西,到过四川和甘肃,再往西的省份还没有去过。希望有机会去看看西藏和新疆。

宋春林: 青藏高原值得一去。

发表于
分类 行万里路  标签 旅行  青海  青藏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