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科研经费的过度管理

文/宋春林

最近通过报账才了解到科研经费管理的一些荒唐之处。

荒唐之一:预先设定的花钱方式。一个项目在申请的时候,就要写明各个项目的支出明细,测试费、仪器费、材料费、会议费、劳务费……每一项都预算必须在项目开始前写好,项目实施过程中要时刻注意分项不能超支,项目结题的时候要一一对应。我试图去理解决策者在制定这项规定时的想法,然而无法理解这种「计划经济」,没有谁能在科研项目实施之前就准确无误地确定项目实施过程中花钱的方式,最终的结果就是逼着人弄虚作假。

荒唐之二:要用钱,先借钱。第一次听到「借钱」这个词感觉很奇怪,这是在财务处使用频率最高的词之一了。一个科研项目批下来,无论30万还是100万,这钱不是直接打到个人账户的,而是由所在单位统一管理,需要用钱的时候只能通过「借」的方式来拿钱,而且必须在一定期限内上交花钱的凭证——比如发票,这就是报账了。我们单位借钱还有各种限制,而财务报账繁琐的程序导致效率极低,影响实验进度是常有的事情。

荒唐之三:科研经费不能用来发工资。这个限制据说新的政策已经取消了,早该如此了。在以前,科研项目的钱只能用来做科研来用——但是不包括做科研的人,也就是说智力劳动是义务的,充分体现了我国对于人才的不重视。

这几年时不时看到媒体报道说科研经费腐败,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学术界的人都是钻营腐败之徒,整天想着怎么骗经费。他们要是了解到我们这一套异常「规范」的经费管理办法以及稍微有一些统计学常识,就会知道现在的科研经费不是管得太松而是太严了,腐败也只是极少数人。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科研经费管理如此严格,为什么还会发生科研经费腐败?问题很复杂,人情高于制度可能是原因之一。跟我国政府一样,科研界也并不民主。一个项目上不上,很可能是某个学术大佬说了算。你敢反对,以后还想不想拿经费了?所以如果和有话语权的学术大佬如果能拉上关系,项目被批准的概率可能大一些。也就是说,拿到项目的人,并不一定是科研能力和学术水平最高的人。至于报账制度,再严格的流程,总有人可以钻出空子来。而且在缺乏契约精神的大背景下,再严格的制度也比不上领导一句话。

目前的经费管理,在已经有对最终科研产出的要求之下,还有对于项目经费使用过程的过度管理。这无非是我国资金管理部门(比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对科研工作者的不信任。总有少部分人不好好搞科研,拿到经费就想着怎么弄钱,可以说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好在情况正在好转,科研实力的逐步增强和科研经费的渐渐放宽管理正在同时发生。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科研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