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粉和黑

文/宋春林

现在如果有人说我是某某粉或某某黑,我肯定会跟他急。这里的某某可能是一家公司,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样事物。为什么呢?因为如今的我对于这个地球上存在的任何人、事、物,我既不粉,也不黑。至于地球外的,不在讨论范围。

某某的粉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经过理性的思考,不经过逻辑推理,全盘地接受、崇拜或喜欢,这不符合我的原则。「粉丝」这种人群在我眼里是把大脑放置一边不使用的的一群人,这么说毫无冒犯的意思,只是客观描述。如果说我可能会粉什么,那就是完美的人、事、物,而完美在我看来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不会去粉任何东西。在我看来,说我是某某粉,就等于是在说我又笨又懒,具有智力上的侮辱。 举例来说,小米公司说它好和坏的人都有,它也很擅长培养自己的粉丝文化,这是我所反感的;之前小米分享 WiFi 密码以及小米路由器作的恶,这是我所看不起的。但是我还是买了一些小米的产品,比如小米插线板、小米生产的 iPhone Lightning 数据线、小米手环等,都很好用,我很满意。再比如锤子科技,浏览他们的网页就感觉到一种舒适和愉悦感,这显然是一家认真的公司。但是我又觉得这家公司的 T1 手机不是那么的好,比如一开始不支持 4G,太重,换 SIM 卡需要螺丝刀这种反人类的事情。尽管如此,也没有到「黑」的程度。苹果公司,我喜欢他们的大部分产品,然而还是缺失一些我想要的东西,比如为什么视网膜版本的 MacBook Pro 不能加内存条, 为什么 iPhone 6/6s 必须有那丑陋的天线白条,为什么 iOS 功能更新如此之慢而且有严重借鉴安卓以及一些开发者的嫌疑,所以不至于成为「果粉」。

再比如说韩寒和郭敬明这两个人,各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初中的时候读《幻城》,觉得写得太好了,原来小说还可以这样写。在读茅盾、巴金、沈从文、鲁迅这样的大环境下,郭敬明的小说就像是一片新天地。尽管这样,也不至于到了粉的程度。况且他后来被判抄袭还死不道歉,这点最无耻,然后继续开公司,制造无营养的文化快餐卖给少男少女,赚得盆满钵满。他很成功但不值得尊敬。韩寒呢,赛车开得很好,杂文不错,很有幽默感,小说里我很喜欢《长安乱》,电影《后会无期》我也喜欢,但是他以前说「数学学到初二就够了」这种反智主义以及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我很是讨厌,所以也不至于成为韩粉。

对于明星来讲,可能最怕的事情就是没有粉丝了,因为粉丝就是钱啊。没有粉丝,演唱会收入估计大减。要是许巍来成都,估计我也会去买票听,但是我不是许巍的粉丝,仅仅是喜欢他的歌。粉丝越多越狂热,说明越受欢迎。然而狂热过度也不是好事,约翰·列侬就是因为自己的粉丝觉得他变了所以枪杀了他,杀完了还不跑,真是骨灰级粉丝。 粉丝群体毫无理性可言,狂热,冲动,感性,感性的力量远远大于理性。

在粉丝眼里,偶像是完美无缺的,不容污蔑的。任何说偶像负面言论的人都是敌人。而在某些人眼里,TA 觉得不好的人、事、物,就是一无是处,所谓「XX 一生黑」就是如此。

脑残粉和无脑黑,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就是懒于去思考和了解人、事、物背后的本质,用肤浅的方式和自己有限的见识去评判某个人、事、物。人虽是理性的动物,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用感性行事,这样的好处是高效,坏处……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坏处,脑残粉和无脑黑都活得好好的。然而面对「何必较真」、「想那么多干什么」之类的观点,我还是不能同意。就算理性和逻辑准确的道路山高水深,我也不能因此不理性地去做脑残粉或者无脑黑,毕竟这样更容易错过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发表于
分类 歪理邪说  标签 粉丝文化  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