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高原生活

文/宋春林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青藏高原腹地风火山。上一次来是2015年6月,剧烈的高原反应让我头痛欲裂、晚上睡不着觉,在海拔4800米的风火山待了三天就从沱沱河车站一路溃逃到西宁再转车到成都。后来曾当着导师的面表示再也不想来了,但是今年还是来了,博士论文采样工作还要继续。

在格尔木休整了三天就沿青藏公路一路上升2000米海拔,经过昆仑山口和五道梁,来到风火山。这次虽然吃了据说对高原反应比较有效的药物醋甲唑胺片,第一天晚上还是头疼无法好好睡觉,大概是因为在过短的时间内上升了过多的海拔,药物失效。好在第二天晚上就睡了个好觉,起床之后神清气爽。随后的几天除了偶尔出现的头疼,其它时候都和平原无异。头疼的原因无外乎体力或者脑力使用过度,大脑供氧不足。经过几天的适应,体内的红细胞已经增加到足够应付仅相当于海平面一半多一点的氧气含量。大概一个星期以后就完全没有高原反应了,之前的头疼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运动量过大依然会出现胸闷和心跳加速。

高原上的食物比较单一,几乎每顿饭都是6个人炒一个菜,高原上物资匮乏也没有可以买东西的地方。好在我对吃的要求不高,加上每天补充维生素不至于营养不良。洗头和洗脸的频率降为平原上的一半。高原上寒冷干燥,脸上自然分泌的油脂就是最好的护肤品。无法洗澡,还好带了足够的内衣可以更换。没有 Wi-Fi 网络,但是有电信 3G,而且速度还可以,够我在线看视频了。由于我的流量比较多,每天野外采样和室内处理工作结束以后就用电脑连上手机热点。

除了青藏公路上每天匆匆赶路的运输卡车和偶尔疲惫的骑行者,观测站周围方圆几百公里都被无尽的旷野环绕。天气好的时候吃完晚饭到观测站周边散步,宽阔的草甸偶尔会出现小鸟、土拨鼠甚至野驴,据说这边也有狼,但是还没有遇到过。

尽管已经到了6月份,高原上还是冬季。来这里之后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下雪。而就算出太阳,接近0度的凛冽寒风也让人不敢在户外久留。有时候早上还是大太阳,到了中午就开始飘雪,而下午又恢复晴朗。

iPhone 6s 在高原上无端坏掉了,拍的很多照片还没有备份,只能等回到成都再找售后。下次来高原一定要带相机。

高原上的生活虽然单调,但是也不至于无聊,没有闲杂事情的干扰,可以安静地看文献,思考。回成都之后又有一大堆事情,在这里反而是一种遁于世外的清净。

Comments

旭阳: 走路,读书,思考,总结,挺惬意的生活

宋春林: 惬意是因为艰苦都在可忍耐的范围内。

角落里: 能在高原生活一段时间是一个很不错的经历。

旭阳: 配图很美

宋春林: 是啊,只要时间不是太长就还好。

looper: 好神秘啊。。感觉像纪录片的科考队一样

发表于
分类 行万里路  标签 青海  风火山  青藏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