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又一篇论文发表了

文/宋春林

今年的第二篇文章最近发表在了 Hydrological Processes 上

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几年前毕业师兄的「遗留问题」,有一年的同位素数据一直没有发 SCI 文章,放着不用可惜了,于是导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因为我之前写过一个中文的氢氧同位素的文章,对于同位素稍微了解一点。

文章今年四月份就写完了,最初是以 Residence Time 的角度写的,写好之后投到专业 Top 期刊 Journal of Hydrology 上。不出所料两个月后被拒稿了,理由是数据只有一年而且创新性不足,还有一些其他的细节问题。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改,但是在查文献的过程中注意到了今年才发表的一系列关于 Young Water Fraction 的文章,这些文章基本否定了之前基于同位素计算 Residence Time 的方法,提出并计算了一个新的指标:Young Water Fraction,结果发表在 HESS 和 Nature Geoscience 上。其实这些文章我之前就大概看过,文献库里也有,只是当时不知道怎么跟我的研究联系起来,想起这些文章是因为看到 Tracer sampling frequency influences estimates of young water fraction and streamwater transit time distribution 这篇文章对于 Young Water Fraction 计算方法更加直观简单的描述,才让我豁然开朗,这样我就知道怎么修改我的文章了。

8月份开始对原有文章进行大刀阔斧地修改,从 Young Water Fraction 的角度重新分析数据和作图,基本把文章的每一部分都重写了,写完之后就要出差了,于是都没有润色语言就在出差的前一天8月25日匆匆投到了 Hydrological Processes。不得不称赞 Hydrological Processes 的文章处理速度,二十多天后就给我返回来了,给了拒稿重投,审稿人肯定了我文章的新颖性,但是需要证明一年的数据能支持我的结论,而且投稿的时候太急还有一些低级错误,语言也有问题。当时在野外,放了20天觉得应该开始修改了,发现还挺好改,拒稿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之前忽略了一些细节,否则就是大修了。仔细回答了审稿人的每一个问题,最关键的关于一年数据合理性的问题我维持了之前的结论但是给出了更多的理由。10月20号重新投稿到 Hydrological Processes,一个星期后返回,两个审稿人对我的修改很满意,只有一些小问题,给了小修。迅速改完投过去,11月7日就收到了接收的邮件。

这个工作最大的不足就是数据量不太够,但是 Young Water Fraction 的角度也是亮点,毕竟这比较新,最终能发表在 Hydrological Processes 上还是很令我满意的。中科院期刊分区今年把这个期刊改到地学大区之后升到了二区,实至名归。

发表于
分类 学术科研  标签 论文  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