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节后综合症

文/宋春林

维基百科假期后症候群

假期后症候群或假期后综合症(Post-holiday syndrome),又名节后症候群,是一种于出现于长假期或节日后的一些症状,包括有疲倦、失眠、昏昏欲睡、胃口欠佳、难以集中精神工作、有不正常肌肉酸痛或心跳太快,以至焦虑、空虚或容易发怒等。按照心理学家的解释,是现代社会大多数人的正常心态。

前几天结束了自己的春节假期,几天都还没有缓过来。这或许是近些年来我过得最长的一个假期。考虑到今年年末很有可能不能在国内过春节,这个接近二十天的假期也是应得的。

以前我是不喜欢放假的,放假更喜欢待在学校里。家对于我来讲是个遥远的名词,是缺乏智识、无趣且并不那么温暖的存在。早就和父母报喜不报忧,几天之内便可陪他们说完一年的话,他们对于我生活的细节也并不感兴趣。但是今年的假期却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今年假期大部分是在女朋友那里度过,大部分时间睡到自然醒,她的妈妈和姐姐烧的一首好菜,过度满足的口福让我回到成都还不适应。每天都和女朋友在一起,和亲戚朋友各种社交活动,聊不完的天,这样一天天的竟然有好多天都忘记看文献、搞学术了,写文章的事情也搁置一边。理性在那几天占了下风,大脑也彻底放空,以至于现在都难以重启理性大脑回到高效工作的状态。人的大脑果然是有惯性的,用得少了就变钝了,需要更多时间重启。带女朋友见了父母,他们很喜欢她,我也越来越喜欢她。

放假之前就做好了今年的规划,几乎精确到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写文章和出国。文章需要慢慢打磨,申请 CSC 的联培项目手续繁琐,好在对于耶鲁的新生活还是很期待的,研究的课题也很吸引人。有很小的可能性就是万一 6 月份结果出来没申请到 CSC 的奖学金,那我就准备明年毕业,早点毕业也好。还有一个目标就是健身增重,虽然野外出处可能会对打断健身的节奏,但是至少大部分时间是在成都的,不能再瘦了。去年定的目标基本实现,那种对生活的控制感让人很爽。我也希望今年继续掌控自己的生活,想做到的事情,努力之后大致都能实现。

即使已经达到了毕业的标准,也还是会焦虑。手上的数据不好,文章难以出彩,甚至未来的工作、房子,都会让人发愁。也会怀疑自己做的东西有没有价值,怀疑个人发展会不会因为读这个博士而受阻,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进入学术界。这些问题现在或许不会有答案,但是会让我清醒。焦虑的也不是我一个人,无数的博士就是这么熬过来的。读博士是一段孤独探索的旅程,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持清醒,提升自己的价值,无论这价值是不是学术方面的,最终的目标是成为更好的人。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