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尴尬的中文期刊

文/宋春林

我本科时代曾经做了一个科研小项目,从学校申请了两千块钱,完成了一个很小的课题。其实就是收集了一些数据,利用教材上的方法作了一些简单的分析,得到微不足道的一点结果,后来这点小成果还在一个不知名的中文期刊上发表了。当时第一次知道发表文章还要交版面费,好像交了一千左右,两千经费的一半就这么没了。后来硕士期间也发表了两篇中文核心文章,版面费更贵,加起来八千多人民币。

虽然自己发表过中文期刊,但是读博以来几乎不看中文期刊的文章。我博士研究的课题英文 SCI 文章不说汗牛充栋也是非常丰富了,而相关的中文文章屈指可数。虽然中文期刊有所谓核心与非核心之分,但即使是核心期刊,多数的文章没用,要么是过时的重复性研究,要么是验证性研究(所谓 me too 研究),还有抄袭造假的,总之就是烂。中文期刊的烂是从源头上开始的,国内作出的一流成果,由于科研考核评价等原因,绝大多数都发在英文期刊,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中文期刊有好文章的可能性。国内搞科研的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都知道,要是参考中文文章来搞科研,那就完蛋了。所以中文期刊就很尴尬了,衡量学术期刊好坏最重要就是要有高质量的科研成果发表,这样才会在学术界有市场,而中文期刊不仅外国科学家不看,国内搞科研的人也不屑。

国内搞科研的不仅不看中文期刊,也很少发表中文期刊。发中文期刊有很多的缺点,比如要交并不便宜版面费,审稿周期长,难以得到专业审稿意见等,认可度还低,性价比实在太低。中文期刊收了版面费,按理说应该开源,但是很多并不开源,又卖给中国知网,各个大学图书挂订阅又二次收费,太不厚道。唯一的优点好像就是可以用中文写,语言没有障碍。期刊是科研工作者交流的平台,但哪个搞科研的人不会英语呢?中文期刊之所以还存在,原因是目前国内大部分硕士毕业都要求至少发表一篇中文核心级别的文章,还有部分单位的科研考核中文文章也算数(我们单位就不认中文文章)。别说世界学术界,就连在中国学术界,中文期刊也是非常边缘化的。中文期刊的版面费大多来自科研经费,算下来一年浪费了纳税人不少钱,因为产出是一堆没多少人在乎的废纸。

当然,不可否认中文期刊上也有好的文章。部分科研工作者或者研究生做出了比较好的结果,但是由于英语水平一般,对英文文章有畏惧心理,就写成中文发表了,虽然发表在中文期刊,不能否认这样的文章的价值。还有一些中文的期刊属于 EI 检索,文章水平大多也相当高。《中国科学》《科学通报》这样的中文期刊上面的文章水平也比较高。有时候做文献调研也会发现很多中文期刊上的数据很有价值,英文期刊上找不到。还有一些研究是由中国特色的,发表在了中文期刊,也很有价值。

但总的来看,现存的大多数中文期刊没有存在的必要。除了少数中国特色的必须用汉语才合适的研究,多数中文期刊都应该寻求改革,分配资源办英文版,毕竟英语是学术界的通用语言。只有用英文交流科研成果,才能融入到国际科学界。可能因为市场的存在,中文期刊应该还会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是这是一个引导的问题,当接受中文投稿的期刊越来越少,那些为了毕业为了考核的人发现发英文文章性价比更高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写英文文章,发英文文章。就像我曾经发表的那几篇,有的并没有发表的价值,有的改成英文也能发表。

国内现在办的英文期刊越来越多了,有的还办的相当不错,至少从影响因子上看如此,但是远远不够。美国有 Science,英国有 Nature,中国也应该有一流的可以引领世界科研潮流的期刊,而这样的期刊语言必然要是英语。

发表于
分类 学术科研  标签 期刊  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