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打败读博期间的焦虑

文/宋春林

读博期间反复出现的焦虑,伴随着年龄增长频率越来越高。即时在某些时候看到貌似光明的未来(比如论文接收了),现实总会让人无法释重(比如论文又被拒了)。

论文发表总是艰难。理想的情况是每一篇文章都是有质量的、对领域进步有贡献的,但是当你在为一个新的研究主题积累数据的时候,发现别人在同样的主题下以更少的数据抢先发表了,心态上难免会浮躁。地学领域论文发表通常很慢,一两年的数据积累才能发表一篇文章是常有的事。一方面看到大家发的论文档次越来越高,数量越来越多,另一方面自己却难以突破,让人沮丧。

科研的快乐正在被剥夺。科研应该是快乐的吗?或许是,发表论文、创造新知识,怎么想都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但是我现在开始怀疑科研是否应该是充满快乐的,可能对于多数人来讲,科研的快乐是奢侈的。就像任何工作一样,科研工作也充满了琐碎却重要的细节工作,这样的细节是无趣的、让人感到疲惫的,快乐只是在大量平淡无奇繁琐的工作之后得到的一点安慰(Accepted 就是最大的安慰)。当然,像颜宁这样的科学家,在最前沿的领域探索,大幅度推动认知,大部分时候应该是非常快乐。对于我这样资质普通,课题普通,科研平台普通的人,对于科研工作只能是在平淡中寻找闪亮。

为当下焦虑,也会对未来焦虑。工作方面会怀疑要不要继续科研做一个平庸的科研工作者,毕竟按照二八定律大部分科研工作者都注定是普通的。一小撮人引领,一大波人跟随。但另一方面那 80% 的普通也是必要的,心安理得地做一个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在自己的工作上不断突破,也算是一种成功。生活和家庭方面各种将会很快到来的压力,不断上涨的房价也让人焦虑。

总被焦虑环绕也不是办法,在我看来,对抗焦虑也不是没有办法。

偶尔忽略导师。很多人读博期间的不快乐是导师带来的。要知道,导师并不了解我们的人生,也并不能左右我们的人生。导师也并不总是对的,他们也有自己的局限。偶尔忽略导师,反而可以得到一些轻松。

偶尔放纵自己。太多博士在焦虑中过度工作,没有假期,没有娱乐,没有个人生活。面对长时间没有成效的生活是需要消耗大量心力的,在这种情况下超负荷工作会进一步降低效率。休息并不是错,特别是放假的时候。娱乐也不要有负罪感。生活永远应该放在第一位。在轻松的心态下工作效率才会最高。

专注于科研工作本身。认真读好该读的文献,认真分析好数据,认真写好每一篇文章的每一句话,认真做好每一次实验,也许哪一天就拨云见日了。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博士  教育  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