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理想的课题组管理形态

文/宋春林

科学院的课题组组织形式通常是课题组长(即 PI)负责申请项目找钱把握大方向,下面一帮年轻职工和若干硕博生负责干活。课题组长的经费里有一部分就是给组内职工和研究生发工资、津贴的。年轻科研人员不光光需要负责给课题组长完成项目工作,往往也会有自己的基金项目,干得足够好也有单飞的可能性。实际上干活的主力还是研究生们。课题组管理的最佳状态是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能力,而大家的工作由于内在的联系又能促成合力达成更高的目标。

经验的传承。课题组长往往对细节问题不甚了解,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精力有限,既要申请经费,还要开会社交审稿,还有行政工作,指导学生等,更何况新技术新方法层出不穷。这就需要两方面的努力,一是课题组应该有专门负责技术上问题的人,比如实验室固定工程师,他们可以管理仪器设备,为科研人员提供咨询,仪器出了问题他们也可以处理。曾经来我们单位访问的挪威卑尔根大学的一个课题组甚至有专人负责数据分析和数理统计。二是课题组的经验传承,这部分主要靠高年级研究生带低年级研究生,言传身教,这些知识经验往往是课题组独特的,书本上也难以学到。所以新入门的师弟师妹学习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多问师兄师姐,在他们毕业之前把所有的技巧学到手,掌握之后再传给下一届的师弟师妹,这种文化也需要课题组长的组织。更好的方式是大家把自己的经验写下来,形成课题组的百科全书。我在耶鲁这边的实验室就看到他们有几大本公共的 protocols,里面是各种琐碎但很重要的流程、方法等供大家学习参考。

组会的问题。我在国内的时候课题组是没有固定组会的,只有研究生开题和项目需要讨论的时候才会不定时开组会。学生和导师会单独见面讨论。我总觉得这样不好,据我了解很多课题组每周都会开组会,交流是搞科研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刚入门的研究生来说组会也是重要的学习渠道。在我看来组会可以讨论的话题是很多的,包括最近自己的进展,文献分享,论文写作分享,科研技能更新等。来美国以后发现这边的课题组也没有固定组会,和国内一样也是学生不定时找导师一对一交流。有时候我好久没有进展,导师还会很贴心地发来邮件说要不要见个面。这样的形式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妥的,毕竟每周组会可能会面临没有东西讲的境地,有点浪费时间。而且耶鲁有很多国内单位没有的资源,比如他们有专门研究科学计算和数理统计的一个部门,大家都问题都可以去咨询,有专门负责写作的部门,甚至可以帮忙改稿子。这些丰富的资源减少了大家彼此交流的必要性。

课题组氛围。多数科研工作并不像搬砖,需要创造性脑力劳动。所以限定工作时间之类的就不妥,多数科研人员都很努力,但人不是机器,总有周末晚上不想工作的时候。效率比工作时间重要。美国大学一到晚上和周末办公室实验室就基本没人了,但是他们却总能有高质量产出。奖惩机制应该有,但是应该以奖励为主,即有了成果可以奖励,但是没有成果的需要鼓励。特别是对于学生,耐心等待他们总会出成果的,容许他们犯错。太过看重科研成果产出会导致课题组氛围压抑,让大家失去了科研工作的乐趣。如果课题组成员都能保持对科研的热情和兴趣,氛围轻松有序,那高产出就是大概率事件。

发表于
分类 学术科研  标签 课题组  管理  研究生  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