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以北

2018

文/宋春林

过去 2018 年是我读博士以来最糟糕的一年,充满了自我怀疑和焦虑。这一整年都在美国,投的两篇文章都不顺利,收到了很多次拒稿,还有两次重投,每篇都是吐血修改,直到现在都还在审稿中。或许是之前的文章太过顺利,这让我有点无所适从,这本质问题还是我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博士课题做得不够深入。为什么说孤立无援,国内身边就没有做我博士相关课题的,来到美国才算在专业领域找到一些共同语言,看到自己的不足。

实验也很不顺利,一开始仪器出各种问题,一直到走之前一个月才拿到比较好的稳定碳同位素数据,而放射性碳同位素数据还在路上。虽然学到不少新的技能,科研思路更清晰,但是依旧很焦虑,对自己不满。生活上也缺乏激情。

第一次收到两个 SCI 期刊的审稿邀请,虽然之前帮导师审过几篇,但是直接邀请我的还是头一回。其中一个还是领域内很好的杂志。

2017 年的一篇文章引用很好,现在已经超过十次,主要还是热点出现的时候我刚好有现成的数据。

考到了美国驾照,完成美东从北到南的自驾,一年驾驶里程一万五千公里。

2019 年只想之前文章接收,把在美国做的东西发表出来,顺利毕业然后找到工作,进入新阶段。

发表于
分类 个人生活  标签 年终